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冯绍峰游园惊梦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22日 09:57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环球生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TOP10

     

冯绍峰游园惊梦

    望前尘,朝飞暮卷烟波乱

    十三年,算是一段相对完整的人生里,不短的岁月。

    好像昨天才刚走出上戏大门,抱着一丝忐忑兴奋去尝试《东方小故事》里的徐悲鸿,时间“嗖”的一声就把我拉到了《鸿门宴》的片场,低头看看系在身上的银盔铁甲,盘龙金带,再一望片场里那个铜镜中浓眉短须、长发如瀑藏银丝的“项羽”。顿觉时光飞梭,昨天初登舞台时的情景那么远,却又这般近,仿佛就在那么一瞬间,就经历了十几个春秋的岁月。

    但在休憩时静静闭目回想,那些过往分明不是可以一笔带过的,他们像一根根缠绕纷繁的丝线,被岁月这颗熨斗平平淡淡,却又刻骨铭心的烫入了血骨中,构成一幅剪不断,理还乱的画卷。

    或许我算是个幸运的人吧,父母给了我一个相比很多人来说,幸福充裕的家庭,又给了我一副还算姣好的面孔。我想我不属于父亲那个世界的人,经商是一件理性的事儿,需要动太多头脑,难免攻于心计。——我是个感性的人,平时做事说话,都是拉着肺腑肠子直接往外倒,不喜欢拐弯抹角。

    回忆下,为什么会考上戏,然后顺理成章的当演员?这个过程里,好像真的没有考虑过要“子承父业”什么的。我说过了,我是个任由自己感情,情绪支配的人,我爱艺术,爱表演,喜欢对着镜头用自己的感情,去演绎别人生活的感觉,所以我就当演员了。经商不适合我这样直白的人,爸爸是懂我的,也没责怪我,反而给我很多支持。

    小时候,跟别的小孩不太一样,相对来说我少了很多自由,童趣。父母对我要求很严格,大到教养礼貌,出行彬彬有礼,小到衣着细节,吃饭不能发出吧唧声;除了上学,母亲会在节假日计划各种艺术培训,比如学小提琴,参加话剧社,演讲比赛什么的。她倒没希望我成为什么艺术家,就是像借着艺术陶冶我的情操。嗯,或许就在那个时候,骨子里那股渴望表现自己的热乎劲儿就被引了出来。

    一些感性的情绪会随着日积月累的学习(指艺术上的)里丰富起来,然后会有一个质变的转型爆发,让我决定自己以后该走什么方向。

    有人说我是“少爷专业户”,好像在《岁月风云》里的华振民,《锁清秋》里的沈朝宗,以及今年可以说让我意外又在意料之内红了一把的“八阿哥”(《宫》)。我想还是来自于母亲打小对我的严格教导,没有她的付出,我不会在一进入演艺圈的时候,就拥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可能我在童年时期,比别的小孩少了一些快乐,但人生就是有舍才有得,我很庆幸有这样严格要求我的父母,也很感激他们。

    如果说“少爷气”是个让我“红”起来的资本,那我就欣然接受吧。不过我还是有些改不了的毛病,比如有人一直提醒我别驼背,但我就是改不了也不想改了,呵呵,这是不是也算大少爷的倔脾气?

    老天给了一个还不完善的我,挺好的。可以有那么多空间,去尽力完善自己。

    姹嫣红,氤氲乍暖戏秋意

    我出生在夏天和秋天交接地儿,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性格也受了影响——

    动起来的时候像夏天,冲动、容易情绪化。就像我在《鸿门宴》剧组呆久了,习惯了“楚霸王”的腔势,有时候看着剧本,想着角色,等开机等得不耐烦了,一个不留神就会冲着拍摄组吼声:“那个谁,还拍不拍啦?”当别人都用惊讶的目光齐齐投向我时,我才会转个弯回来发现自己入戏得失态了:原来我现在还是冯绍峰,没到“变身”成力拔山河气盖世的项羽的时候。顿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真不敢想象哪天自己也像“晴川”一样穿越了。后来因为这事儿,有人跟我说,你就是太入戏了,情绪化起来就忘了自己是谁。我想,作为一个演员来说,这不挺好的吗?

    静下来的时候像秋天,到了年关,我会静下心来一次“冥想”。想想这一年来我都经历了什么,收获了什么,当然,也会检讨失去了什么。进圈子的时候,很多人对我说:“演艺圈是个比较复杂的地方,有演技的一大把,但真正出淤泥而不染的才是好演员。”

    后来追溯一下,这么多年,我专心的去体会塑造上天给我的每一个角色,其余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好像真的没有靠近过。就算有,了解我的同事们也会帮我挡下了,他们知道,有的事儿跟我提了,那就是让我“急”。

    “出淤泥而不染”是件简单又困难的事儿,有些事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走错一步就毁了全局。倒没至于说在圈子里有多么步步惊心,我觉得还是很简单,就那句话:“记住自己是谁,想要什么。”

    今年算是丰收的一年吧,跟着《宫》红了,还串了一把四大名著,演了个家喻户晓的角色——二郎神。我相信,默默耕耘是有人会看到的。

    有人说我演活了八阿哥这个角色。其实不然,我觉得角色和演员是一体的,角色是灵魂,演员是躯体。如果只用躯体去承载一个灵魂,那么这个演员的卖相再好,角色的底蕴再深,那也是浪费了一张脸和百搭了编剧的心思。灵魂需要去理解,体会,演戏不是去扮演某个人,而是切切实实的走进另一个人的生活,甚至是时代,去体味他在那种大环境下会积压的情绪,去衡量这个情绪的爆发点在哪里。体会够了,衡量准了,这个角色就成功了。

    今天算是个走向成功的开始吧,“八阿哥”只是前戏。我想我会一直保持着对表演的热忱。拍戏的过程就是在塑造体验不同人生,不断有新的挑战,经常带来新鲜的感觉。在最初踏入演艺圈开始拍戏时,对一个新人来讲,有一段时间可能没有机会,总是在等待,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也曾想过放弃,但还是抱着对表演的喜爱和信念坚持下来,为机会到来时能够抓住它做好准备。我想我还要对家人说声谢谢,有一个相对扎实的经济基础,我才可以“挑角色不挑片酬”,把每一步都走得合乎自己的心意。

    现在把表演当成是我的事业,而不仅仅是个工作,而是一个享受的过程。

    觅旖旎,宿妆春园惊残梦

    谈到最后总会不约而同的聊到感情这个问题上,已经习惯了,艺人的感情通常是要被用来“共享”的,对象包括传媒,粉丝。其实做艺人有他风光的一面,就有他寂寞的一面。有很多平凡的事,从我们踏上这条路开始,就已经变成了稀罕。

    所以你看娱乐圈有那么多善男信女最终沦落在了酒池肉林里,不能说赞成,但可以说理解。因为我觉得任何事物现象只要出现了,那必定跟这个时代脱不了干系,换句话简单的说:“万事皆有因。”

    出门拍拖拉手怕被拍,会干涉到两个人的生活私隐,甚至会间接影响到别人家里的生活;领回家吧,楼下的狗仔队早踩好了点盯上你,写好看点说XX与XX秘密发展地下情,还帮你预订了明年结婚修成正果的消息;缺德点的,直接盖上“XX私生活糜烂,安乐窝里泄春光”的可怕印记。

    天知道一些传媒是有多么爱捕风捉影,夸大其词,一点不谨慎,就会遭遇“被劈腿”,“被分手”,“被离婚”的下场。加上娱乐圈本身是个相对复杂的地方,两个人要经得起考验,建立起一种屹立不倒的信任,那是件特别不容易的事儿。

    人经历多了,不说麻木,淡然是绝对有的。特别在感情上这回事儿,不像工作,你努力就会得到结果的,抱着希望从悬崖上摔下去过几次,自然就会活得明白些。现在的阶段,我想我的精力和时间仅能握得住的,只有事业而已。

    或许你可以说我是个太注重回报的人吧。但我觉得上海人大概都是这样,习惯了争分夺秒的快节奏,时间和精力都是宝贵的,我希望自己的每一点努力都有相应的结果。工作安排得越来越满,很充实的同时也会感到落寞,——属于自己私有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但我很享受。

    当然,如果有把握的感情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一些东西去尝试和经营。我是个相当注重细节的人,生活中,感情里,都是如此。可能是骨子里带着一些上海男人的传统意识,加上我是对细节这回事非常看重的天秤座。

    我觉得感情里最重要的是宽容,多念念别人的好,自己也就好了。

热词:

  • 冯绍峰
  • 游园惊梦
  • 帅哥
  • 杨幂
  • 八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