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岩井俊二:这个世界就是唯美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8日 10:39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外滩画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TOP10

    “岩井俊二先生是拍纯爱电影的国际级大师,他将担任这个电影工作室的总监制。”SMG尚世影业总经理苏晓透露,从这个工作室开始,岩井俊二将在中国内地市场开发他最擅长的纯爱片。

岩井俊二:这个世界就是唯美

    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的文化,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文化,我觉得要抓住自己的本土文化。

    采访当天,岩井俊二破天荒地穿了一身深灰色的西装,崭新锃亮的黑皮鞋似乎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上台前轻轻朝地板跺了一脚。大屏幕上正播放着电影《情书》的片段,他径直走到钢琴前坐下,这部成名作的背景音乐便从他指尖静静流出。一曲弹毕,台下一片欢呼。他似乎毫无准备,茫然望了一眼大屏幕上自己的脸,羞涩地笑了。

    在今年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之后,岩井俊二再次来到上海。唯一不同的是,他将和内地导演黄磊一同加盟由SMG尚世影业与上海艺言堂影视文化成立的“纯爱电影工作室”。“岩井俊二先生是拍纯爱电影的国际级大师,他将担任这个电影工作室的总监制。”SMG尚世影业总经理苏晓透露,“在接下去的一两年时间里,他会和我们一起合作拍摄三部纯爱电影。”这三部电影目前已敲定两部,分别是黄磊的大银幕导演处女作《初恋爱》和岩井俊二担任制片的《指间沙》。从这个工作室开始,岩井俊二将在中国内地市场开发他最擅长的纯爱片。

    B=《外滩画报》

    S=岩井俊二

    电影“永远是一对一的艺术”

    B:你以前都是单干,现在怎么会加入纯爱电影工作室?

    S:我是一名导演,同时我也是一名编剧,拍电影的时候常常都是我一个人去完成很多工作,这是一个很孤独的过程。当然一部电影完成时的那种喜悦,那种心里一颗石头落地的感觉也是很美好的,同时有时候又觉得是一种寂寞,因为它已经结束了。除了导演这个工作以外,我在日本也做监制和制片,为一些导演和编剧做一些制片的工作,我很愿意也很希望跟其他创作者共同创作一些作品,去分享这种喜悦,这是我的一个愿望。我希望走出日本,去跟国外的创作者和同行来做这样一种交流。

    前一阵子我在美国拍了《吸血鬼》,希望再有一个新的创作环境。很巧的是,今年6月份到上海国际电影节担任亚洲新人奖的评委,然后跟SMG有一个邂逅,我希望在中国展开一些新的创作,我非常期待计划中的三部电影的完成。

    B:现在的社会环境比较浮躁,你为什么还在坚持拍纯爱电影?

    S:我以前在学校的社团里面就开始拍电影了,常常没人来看。学校举办文化节,外边卖吃的或者搞别的活动,都有很多人参加。我就招呼他们,“哎,来看我的电影,来看我的电影!”但放电影的教室里往往只有一两个人。然而有一天,突然看见一些女生因为我的电影而流泪,这让我非常感动,觉得拍电影真好,那个记忆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大家常常觉得电影是几千人、几万人、几十万人在那儿看,好像是面对很多人的艺术,但在我的心里,它其实永远是一对一的,看的人其实就是一个人,每个人的心情、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做电影之后用的这种情感就是一对一的。我觉得只要面对一个人,他(她)感动了,我就满足了。如果你在拍一部电影的时候就想着让很多人来看,可能我的这种状态就没有了。

    B:现实的爱情中毕竟掺杂了过多的物质因素,这似乎和你的影像主题格格不入。

    S: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就是一个非常看重金钱和物质的时代,在我看来这二十年是没有意义的,它没有诞生任何对这个社会有意义的东西。很多日本人会觉得日本曾经走过的这些路在中国会被重复,但是我希望中国能够很快地跨越过去,能在物质、金钱和精神中找到一个平衡点。所以我觉得SMG建立这样一个工作室,或许是希望社会能在物质、金钱和精神当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B:现在你要在中国拍纯爱电影,不得不面对一个本土化的问题。

    S:的确如此。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的文化,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文化,我觉得要抓住自己的本土文化。日本的纯爱电影可能带些暧昧,在美国我觉得很难拍纯爱电影,比如说我在拍《纽约,我爱你》的时候,有人就问我,“为什么他们两个不做爱?”我没有办法回答他,可能因为亚洲人的情感和欧美人的不一样。我觉得接下来在中国创作纯爱电影一定会有更多的主题和想法,真的很期待。

    “我觉得我还在青春期”

    B:你心目中的“纯爱”是什么样子的?

    S:人生难免有风雨,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的“纯爱”就像在一个在寒冬里,当水结成冰,变成结晶的那一瞬间,我把它保留下来了。

    B:你的爱情片中包含着唯美和残酷这两个极端,这是源自你性格深处的矛盾,还是你认为这才是爱情的真正面目?

    S:性格也可能是一方面,更主要是由于这是对我看见的世界的一种反映,这个世界就是唯美和残酷共存的。

    B:你的作品中很多都在讲少男少女的故事,你会经常回忆过去吗?

    S:我觉得我还在青春期,我担心自己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能从青春里走出来。很多时候,我还像个孩子一样,而且关于儿时的记忆一直存留在那里。我觉得自己很奇怪,一直长不大,有很多童年的影像留在脑子里。比如说女孩子看到猫啊狗啊,觉得很可爱,我也会觉得很可爱;但是如果看到别人说人家小孩子很可爱,我会很嫉妒,就像一下子又回到了童年。

    B:是否由于太关注人物的内在情感,而使自己处于一个比较封闭和绝对自我的状态?

    S:我选择导演这个工作,难免要给自己这样一种环境:常常一个人去幻想,让自己一个人孤独地在一个环境当中,不受他人影响,去想所有的事情,可能最后的结果是封闭在自我的世界中,但是在此过程中自己却无法意识到。

    B:你爱情电影中的主角都是比你小十岁以上的年轻人,为什么没想过拍同龄人的爱情故事?

    S:只能说创作起来更有难度吧。任何东西是需要去酝酿的,就像酿酒一样需要去发酵,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做出来的东西我觉得会更好,所以年轻人的故事我会拍得多一点。和自己同一个年龄段的爱情故事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拍,可能我再老一点会回过头来拍现在这个阶段。

    B:你一手包办了《四月物语》、《花与爱丽丝》和《吸血鬼》中的吉他与钢琴配乐,这个月还要在北京和上海开电影音乐会,你对音乐显然很精通。

    S:其实我从来没学过钢琴,我就是自己摸一摸、弄一弄,慢慢自学。我真的很喜欢音乐,从小就喜欢钢琴,从《燕尾蝶》之后我就尝试自己作曲,所以也写了不少曲子。我一直在想,有一天可以不是通过CD,而是在一个现场,在一个空间里面和大家一起来分享和感受音乐,现在这个梦终于要实现了。

热词:

  • 岩井俊二
  • 电影
  • 唯美
  • 世界
  •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