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刘晓庆:我的人生波澜壮阔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4日 10:04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TOP10

    80年代的中国,没有人不认识刘晓庆。她的红火程度,现在最大牌的明星不可及也不可想象。姜文曾说她是“不倒翁”,“如同站在海洋中的冰块上,虽然履着薄冰,却总能从这块冰跳到那块冰,一直屹立不倒。”进监狱后,她的人生从快车道骤然暂停。

1983年,刘晓庆已是红遍全国的大明星

    1

    关于刘晓庆,这几年,除了她的角色,大家关注的焦点有三,一是情感,二是她不老容颜的神话,三是年龄。

    情感她拒绝谈,因为“只剩爱情这一件事是属于自己的了”。

    容颜她不屑谈,“我身边的每个人烦恼都比我多,心态好当然年轻。”

    年龄她不避讳谈,“每个人都知道我是1955年的。” 她的年龄,坊间有多个版本,有人不甘于她只有56岁。

    某次活动现场,斯琴高娃与刘晓庆同台,两个同时代的女演员此时却像两代人。斯琴高娃是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刘晓庆呈现的却是明星范儿。与后辈同台,年轻演员敢穿的,她都不怯,该露则露。

    几天的采访与观察,发现刘晓庆实在精力旺盛。

    她酷爱羽毛球,和专业运动员较量,一气儿能打3小时,晚上可以接着去KTV唱歌至深夜。第2天腰不酸腿不疼,白天高尔夫,晚上室内乒乓球,这中间还穿插着吃饭聊天会友,未见半点疲态。

    那段时间,刘晓庆在西安出演实景歌舞剧《阿房宫赋——刘晓庆之夜》,因为没有B角,连续3个月的演出,其他演员都有休息时间,她却演足90天。

    最后一场演出时下起了大雨。因为是室外演出,又已初秋,观众穿棉衣都不觉得热,她却在台上穿着薄裙短衫又唱又跳。

    2

    刘晓庆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在此之前从未演过实景歌舞剧,“这填补了我演艺生涯的一项空白。”填补空白、尝试新鲜事物,是刘晓庆在采访中反复提及的。

    她的处女作《南海长城》当初在全国挑选演员,这应算是中国演艺界的首次选秀活动。刘晓庆参与其中,体验生活8个月后被确定为女主角,开始了电影之旅。

    80年代的中国,没有人不认识刘晓庆。那时的娱乐活动少,人人都看电影。她的红火程度,现在最大牌的明星不可及也不可想象。她曾有过去做头发,围观的人从发廊排到街上的盛况。得有人帮她突围,她才可以安全离开。

    中国演员的第一本自传《我的路》出自她手。其中一句“我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让崇尚中庸与低调的国人瞠目,从此她成为充满争议的人物。

    大陆第一部武打片,与港台导演合作的第一个大陆女演员,第一届春晚的第一个女主持人……刘晓庆的生命中充满了“第一个”的字眼。这是一个挑战男权社会、不肯向命运与世俗低头的女人,她成为80年代中国最受关注的女性。

    她身边从来没有少过非议,但也充满宠爱。

    命运像在有意安排些什么,她想做的事都做成了,这样的状态,似乎给了她一种信念,只要愿意,就可以勇往直前。

    她用自己的人生淋漓尽致地诠释着意大利诗人但丁的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直到她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下海经商的女演员。

    1995年,她的第三本自传《我的自白录》出版,副标题《从电影明星到亿万富姐儿》把她推向了人生长河中另一个高高掀起的浪花上。她的高调遭到了很多的嫉恨,她全然不觉。现在回看,这本书应该为她埋下了不少隐患。

    整个90年代,刘晓庆只拍了一部电影,5部电视剧,其他时间都放在了生意上。

    她的生意遍及多个领域,而且无往不利。用她当年的话说:我坐在飞机上俯瞰大地时,经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天底下没有我干不成的事……

    虽然她做的每件事看着都充满风险,却总能安全过关。姜文说她是“不倒翁”,“如同站在海洋中的冰块上,虽然履着薄冰,却总能从这块冰跳到那块冰,一直屹立不倒。”

    这是2002年6月20日前,刘晓庆独特的人生写照。

    3

    2002年6月20日,因税务案件,刘晓庆被关押进秦城监狱。

    她波澜壮阔的人生一下子被按了暂停键。这回,她依然做到了第一——第一个被关进这座特殊监狱的女演员。

    她在里面待了422天。

    这422天让很多人好奇。

    422天中,媒体关于她在“里面”的报道从未停歇过。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忽略的女人。她在外面时,公众旁观她的生活;她在“里面”时,公众猜测她的生活。

    她的亲人朋友担心她从此一蹶不振,她的敌人希望她从此一蹶不振。

    谁也没想到,她神采奕奕重新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在里面虽然只有8平方米,4个人,我经常闭着眼想象,想象我前面是一大片森林还有遍地的鲜花。吃得不好,我就想象各种美好的东西,想象中的美好生活给了我很大力量。”

    出狱后,她最大的变化是,不再发言。

    4

    刘晓庆后来看到了一份关于此案的口供,那里有一些她熟悉的名字,“你只要说的是真的,我觉得这无可厚非。但有的却是编造的。”

    据说因为姜文的帮助,刘晓庆才得以早日从“里面”出来。

    刘晓庆的朋友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出来后,姜文第一次看到她时,快步走过去,一下子抱住了她。这个场面让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如此忠贞的友谊,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

    刘晓庆说自己是个愿意选择相信的人,相信生活,相信自己,相信别人。

    朋友眼中的她细腻、仗义、温柔、体贴、幽默、好欺负、肯吃亏,而且率真。他们开玩笑说她身后有巨长一串“拖油瓶”,这个队伍里除了妹妹刘晓红,其他都是朋友,出去吃喝玩乐她不仅抢着买单,还事无巨细张罗一切。助理的婚事、化妆师的心情、朋友的冷暖,她都会顾及。“只要我在他们身边,就不会给他们机会郁闷。”

    熟悉刘晓庆的人说,她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为比很多人用功、能吃苦。最重要的,她是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都不会放弃的人。

    在她身边工作过的人说:她不太适合做这个时代的明星,完全不会敷衍,不会谦虚、客套,有话直说。

    让她总结自己的性格,她说,“我的承受力比一般人强,因为我是一个在骂声中成长起来的人。”

    刘晓庆承认,她的人生比电影精彩,“酸甜苦辣都有了。”

    我的人生波澜壮阔——对话刘晓庆

    媒体和公众的误读伤害过我

    人物周刊:曾看过你在一档吴宗宪主持的选秀节目中做评委,你们的互动非常默契,这让人很意外,包括吴宗宪,他说你的表现和反应完全是谐星的状态。

    刘晓庆:我平常的个性就比较活泼。再说,我以前也做过主持人,凤凰卫视的前身Star TV刚开台的时候我主持过《刘晓庆打开引号》,同时做导演、制片人、编辑,做了一年很受欢迎。我很适合演喜剧。

    人物周刊:你演的第一部喜剧是《瞧这一家子》。

    刘晓庆:拍这部戏时,我同时在拍《小花》和《婚礼》,后两部片子我都是主演。当时的中国只有很少的电影开拍,一般的演员能拍一部就不得了了,我却同时演3部。这部戏虽然只有9个镜头,但得了百花奖的最佳女配角奖。我当时心里就很不平衡,觉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都应该是我一个人的。年轻气盛。

    人物周刊:只是年轻时气盛吗?在多数人眼里,你是一个特别要强的人,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好。

    刘晓庆:每一个人都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做到最好,不是我一个人。好多人可能比我还要强。

    人物周刊:公众形象在你心里有意义吗?

    刘晓庆:作为一个艺术家,关注我的作品就可以了;作为一个商人,赚到钱就可以了。至于我本人,相当长的时间我都不希望人家关注。后来发现我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这对我来说不大可能。

    人物周刊:外界的评论会影响你吗?你会因为外界的评论改变自己的天性吗?

    刘晓庆:天性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我会修正。比方说发微博,刚开始我以为什么事情都可以写,其实不是。比如说我做慈善,写了,有人说,你做了何必要说呢?但也有人说,作为公众人物,做了不说,能起什么作用呢?我就会考虑,要不要说?怎么说?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有被媒体或公众误读吗?

    刘晓庆:一直都在被误读!但公众人物可能都会遇到这种情况。我拍过很多人物传记,比如武则天、慈禧,看过关于她们的很多版本的传记,有正史也有野史,褒贬都有,我相信她们本人不是我演的这样的。其实历史很多是被隐瞒的。她们本人什么样,我们可能永远也不清楚。

    我在别人眼中和我身边人的眼中是完全不一样的。其实我经常被我身边的人欺负,因为我脾气比较好,生活中我是迁就大家、照顾大家的人。外界肯定不会想到我是这样的人。

    记者采访那么短的时间更不可能了解一个人生活中的样子。如果你去采访我身边的人,他们说我好话,你们也不一定相信。跟着我的人当然会说我好了,如果对我没有好感,他们也不会跟我在一起工作。被我开了的人,可能就会说我坏话,写关于我的书。

    有人说,我是目前中国红得时间最长的演员。这么长的时间,观众、记者都换了几代人了。你怎么可能让大家了解一个完整的刘晓庆呢?

    我也很难告诉你一个完整的我。每一个人了解的我都是有限的。你了解的我是此时坐在你面前的,我身边的人了解的我是生活当中的,所以肯定会被误读。

    人物周刊:这种误读伤害到你了吗?

    刘晓庆:当然伤害到了。我都去秦城了还没有伤害到啊?!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现在的媒体?

    刘晓庆:这是个快熟时代,现在大家习惯在网上看标题,一个一个翻过去,已经不能安静地坐下来看一篇稍微长一点的文章,我自己也放弃了博客写微博。现在媒体靠标题吸引读者注意力,我想媒体可能也很无奈。好多关于我的新闻标题我看着不高兴,但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想,如果让我去做,我可能比他还能作惊人之语,所以也就谅解了。

    人物周刊:你现在有躲避媒体的心态吗?

    刘晓庆:不想见的当然不见了,不自由嘛。我绝少接受专访,个人认为没有什么意思。媒体现在鱼目混杂,跟八九十年代的环境差别很大。造新闻,很多假新闻。

    人物周刊:你以前遇到媒体做假新闻可以打官司,现在这种情况很多,官司恐怕是打不过来的。

    刘晓庆:有微博啊,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他说他的,我说我的。只要我说的有道理,人家肯定会相信我嘛。有人说我是秃子,台湾的一家媒体还把我的头做成秃顶,还把照片发在报纸上,那现在我就拍一张我不秃的给大家看就完了嘛。

    人物周刊:在你看来,明星在媒体面前是弱者吗?

    刘晓庆:当然是弱者了,大家都特别怕乱写。哪怕有微博或者博客,拼不过来嘛。有些人不见得看你的微博或者博客。

    从月薪50到《福布斯》富豪

    人物周刊:你不只是和媒体抗争,你也一直在和时代抗争吧?

    刘晓庆:现在觉得我当时比较幼稚,无论生活在哪个时代,你如果想不被时代伤害,都要学会审时度势,做你要做的事情。比如我有一次在新加坡的圣淘沙游泳,退潮的时候,我逆流想游到一块礁石上,结果遍体鳞伤,当时觉得离死亡很近。在时代的大潮中也一样,人不可以逆潮流而上。

    比方说在最早可以做生意的时候我就去做了,那个时候中国刚改革开放,就如一条没有红绿灯、没有交通警察的高速路,你只要胆子大,敢玩命,你就可以开。但开得不好会翻车。所以建国以来的前十名富豪,现在差不多都在秦城。

    那个时候中国就像一个大停车场,只要你肯开车过去就会有你的位置,你可以先去占了位置再训练车技。但是现在,那些个位置早被占了,你再好的车、再好的技术都很难有位置了。时势造英雄,什么叫英雄?就是在有这么多空地的时候,你敢于去占领。我就敢于去占领,所以可以先富起来。现在你再去,对不起,你只有等翻了车的人的位置,或者花比我们多100倍的力气。

    那会儿的中国,每天可以成立5000家公司,但是每天也可以倒它个几千家。商机很多,总经理遍地都是。像我这种三脚猫的功夫也可以去做生意,涉及各个领域,还能赚到钱。当时觉得自己简直没有做不到的事。

    人物周刊:你算成功的商人吗?

    刘晓庆:如果说做生意只要赚得到钱就是成功,我算是个成功的商人。《福布斯》杂志每年一期,第一期就有我,位列“中国百名富豪榜”第42位。第二期,我排在第43位。到第三期,我就被抓起来了。这个百名富豪榜里平均一年被抓一个人,10期抓了10个人。

    人物周刊:你不避讳谈被抓这件事?

    刘晓庆:这个事情是事实存在,也没有什么丢人的,说明我做得成功嘛。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自己在时代中的位置?

    刘晓庆:我是时代的弄潮儿,我喜欢做新的事,几乎在每一个我所经历的浪潮中,我都在风口浪尖上。其实每一个时代都有好多弄潮儿。时代、时势和个性,造就了我的命运。

    人物周刊:当时决定做生意,是因为演戏演够了吗?

    刘晓庆:这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缺钱。我名气是很够了,享有世界上最多的观众,可当时每个月的工资只有50块钱,要养家糊口,所以才去做的。从行为上看好像是弄潮儿,但出发点不是。

    人物周刊:你现在还想再做生意吗?

    刘晓庆:不做了,够了,已经做得挺好的了。其实做生意很操心的,不想那么累了。

    人物周刊:你曾经说:我坐在飞机上俯瞰大地时,经常会有这样的感觉,天底下没有我干不成的事。

    刘晓庆:我刚刚做生意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说的比这还要狂呢,什么“数风流人物还要看我……”因为编得不好,不押韵,就没说。只是在做生意的时候这样想,不是拍电影的时候。

    人物周刊:为什么只有做生意的时候?

    刘晓庆:我不是说嘛,没有几个停车的,就我们几个。那时觉得中国是一张白纸,我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

    人物周刊:在有些人眼里,你是个张扬、狂妄的人,是因为你说话的方式吗?

    刘晓庆:做生意的时候不会。赚不到钱,你话说得再起劲也没有用啊。

    人物周刊:你算过命吗?

    刘晓庆:经常有人给我算命,我从来不相信这些。你就说我明天要死,我也不愿意今天知道。如果我明天要死,我今天还可以享受24小时。

    人物周刊:你觉得你的人生坎坷吗?

    刘晓庆:在一般人的眼中是坎坷的。在我看来很丰富,也很精彩,波澜壮阔。

    我比卢梭还坦诚

    人物周刊:你的人生密度太大了。

    刘晓庆:非常大,所以我经常说我有200岁了。有人看了我前几本自传,《我的路》、《我的八年》、《我的自白录》就觉得很精彩了,现在我的生命比那个时候丰富多了,那个算什么呀。我正在写第四本自传,名字暂定为《我的N次危机》,等我写完了,数一下到底经历过多少次危机,再把数字加上去。

    人物周刊:你在《我的自白录》里非常坦诚地谈论你的心路历程,坦诚得超乎想象。

    刘晓庆:因为是受了卢梭的《忏悔录》的影响,《我的自白录》本来叫《我的忏悔录》,写完之后对比了一下,我觉得我怎么比他还坦诚啊。可能他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没有我们那么波澜壮阔吧。

    人物周刊:这种坦诚有没有为你招来非议?

    刘晓庆:当然会。招来了很多非议,给我带来数不清的麻烦。光是副标题——《从电影明星到亿万富姐》就引起了一些风波,有些人妒忌嘛。你有那么多钱吗?亿万富姐?但是这种坦诚大家会觉得其实挺好的。人都是差不多的,其实他们内心是赞赏的,只是从形式上和观念上不赞赏而已。

    人物周刊:你一直是有争议的人,你觉得争议的焦点是什么?

    刘晓庆:主要是我当时比较骄傲嘛。

    人物周刊:因为你在《我的路》里面写到“我是中国最好的女演员”。

    刘晓庆:对,其实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只不过我说出来而已。现在已经有很多作品证明了我这句话。当时还来不及用作品证明,先说出来了。我的性格有点西方,内心很自由。我也不会跟人假装客气,有什么话都直说。

    人物周刊:下面的这本书你还会这样开诚布公?

    刘晓庆:当然,这是我的风格嘛。一个作家是不能没有自己的风格的,而且我也写不出别的风格来。像《鬼吹灯》那样的风格挺好,但是我写不出来。我不是这样的作家。

    人物周刊:《我的自白录》出来之后,没有人找你改编成电影吗?

    刘晓庆:有很多。前几天还有一个导演谈到要把这拍成电影呢,所以为什么写《我的N次危机》也跟这个有关,不想人家以后拍的全是我的野史,不想把自己弄得面目全非。就希望真实一点。

    人物周刊:你会授权别人把你的自传改编成影视剧吗?

    刘晓庆:不授权。我活着的时候不行,最大的理由就是我不喜欢。我最大的特点是:我很清楚我要什么,我做的事情都是我想做的。

    人物周刊:你会回看自己写过的书或影视作品吗?

    刘晓庆:偶尔,基本上不看。有什么好回看的?第一,好汉不提当年勇,我永远都在做新的事。第二,我甚至觉得我现在比原来更漂亮。第三,每次偶尔碰到看几眼,我都会觉得有很大的问题,觉得我还可以做得更好,说明我在进步。

    人物周刊:你后悔过在书中的坦白吗?

    刘晓庆:都没看,我怎么后悔。我从来不后悔我做过的事,一个人要勇于承担自己所做事情引起的一切后果,以及享受这件事情给你带来的利益和愉悦。

    人物周刊:你的性格太不中庸了,中国是一个崇尚中庸的社会。

    刘晓庆:嗯,可以收敛一点,我现在收敛好多了。跟我打交道特别不累,因为省时间,大家可以一来就说心里话。可我在当时那个时代不被传统所接受。

    人物周刊:你抱怨吗?

    刘晓庆:我从来不抱怨生活,我是个能够吃亏的人。

    我的人生本身就是奇迹

    人物周刊:那天在KTV唱歌时,你的朋友点了几首你演的电影的主题曲,你很认真地在看屏幕上的电影片断,心里什么感觉?

    刘晓庆:很平静。有时候觉得自己有那么多的代表作,挺好的,很欣慰,这么多年没白干。看到年轻的时候,我也不会感叹什么年华已逝之类的,因为我还要创造新的嘛,那都是翻过去的一页。我是个做事效率很高的人,可以同时做两件事。我写书就是。一边打扑克牌,人家发牌的时候我就写几句,《我的自白录》里大多数内容就是这样写出来的。写自己总是很容易,那些都是真事。我的手经常跟不上我的思想。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在哪个时间段是最红的?

    刘晓庆:没有考虑过这东西,很少感受到我多么红,好像一直都处在漩涡之中。现在想起来,处在漩涡之中可能就是最红的时候吧。

    人物周刊:你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积聚能量?

    刘晓庆:读书,随时随地。我经常研究我们所处的位置、时代,在这个时代里面我想做什么以及我应该做什么,或者我要去做什么。

    人物周刊:有人说,你的价值是在80年代。

    刘晓庆:也许吧,这都无所谓。说这句话的,肯定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看不惯现在的社会,觉得还是那个时候好的人。就像我的代表作一样,年纪大的就喜欢《小花》,稍微年轻一点的喜欢《芙蓉镇》,再年轻一点的喜欢《武则天》,小娃娃说最喜欢《宝莲灯》,都不一样,因为我的观众年龄层是不同的。

    人物周刊:你的电影陪伴了几代人。

    刘晓庆:可能吧,我走过了几代人,我拥有几代人的观众群。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成名早这件事?

    刘晓庆:当然是越早越好,特别是我们这一行,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女演员30岁前不出名基本上就比较困难了。不过做什么事都要有牺牲,比如不自由。你在一个行业做得越突出,你牺牲的东西也就越多。不光我们这一行,像陈景润啊,聂卫平啊,他们也一样。

    人物周刊:和你同时代的女演员,还活跃在镜头前的已经很少了。

    刘晓庆:因为年纪一点点在增长,适合她的角色相对来说就少了。

    人物周刊:你没有面临这个问题吗?

    刘晓庆:也有。比方我不能够演二十多岁的嘛,但是我们这个行当形象很重要,可能我保护得比较好,所以市场还不错。观众一直对我都是挺好的,所以一直都是抱着感激的心情在生活。

    人物周刊:你避讳谈论年龄吗?

    刘晓庆:每个人都知道我是1955年的,我本来想把自己说小一点的,说不小。

    人物周刊:大家一直在猜测。

    刘晓庆:没必要猜测,他们主要是想把我说得老一点。前两天网上有一个人说,七十多岁的人了还这样?因为我长得年轻嘛,他们就喜欢把我说得越来越老。我的年龄可能有十几个版本了。

    人物周刊:你觉得多少岁算老?

    刘晓庆:其实不在于多少岁,老了就是老了。不论是外表,还是心理。现在快熟时代,没有人真的去问你现在多大。你看上去多大就是多大。

    人物周刊:70岁的时候,你还会继续演戏吗?

    刘晓庆:如果有实力,90岁还是可以得奥斯卡。但是因为我的人生本身就是个奇迹,没准那时又会有奇迹。或者我又在做新的事,都未可知。

    人物周刊:传统社会的价值观对你有约束力吗?

    刘晓庆:有啊。比方说我很孝顺,对朋友很忠诚,尽管受过那么多非议,但从来没有人说我背信弃义,尔虞我诈,阳奉阴违,两面三刀……这些是没有的。关于我的话题都是,骄傲啊,离婚啊,还有谈了几次恋爱啊,都是这些,从来没有非议过我的人品。

    我是一个有传奇故事、有经历的普通人

    人物周刊:你想过为什么公众对你的关注度会持续这么多年吗?

    刘晓庆:有时代的原因,也有我自己的原因。人家觉得我是传奇人物吧,我是一个有传奇故事、有经历的普通人。

    人物周刊:在你看来,什么样的人够得上传奇的标准?

    刘晓庆:毛泽东啊,邓小平啊,萨达姆啊。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现在处于演艺圈的什么位置?

    刘晓庆:是一个演技还可以的演员吧。

    人物周刊:你了解现在年轻演员对名利的看法吗?

    刘晓庆:不左看右看,也不往回看。我都是往前看,从来就是走自己的路。我只是在不停地超越自我。

    人物周刊:因为在你那个时代一直没有人走到你前面吧?

    刘晓庆:这句话曾经有人说过。所以对我来讲超越自我是最难的,因为现在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好的女演员嘛。

    人物周刊:世界上哪个女演员是你喜欢的?

    刘晓庆:不评论。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特点。

    人物周刊:你现在言语谨慎了?

    刘晓庆:不是谨慎,就可以不说嘛。每个人都不容易。很早以前,我的前辈赵丹有一次在电视上评论《小花》,好像是说我跟陈冲演得很好,对于唐国强的评语就不怎么好,当时对他打击很大,这个事情给我印象很深。我现在已经变成前辈,还是要以扶持为主。每个演员都有他的长处,只要肯努力,发展空间都是很大的。

    人物周刊:你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吗?

    刘晓庆:非常踏实,我是实干家。有人以为我是敢为天下先的人,我其实没有这么想过。美国人有句话:我希望做新的事。要把这个新的事情做到最好,其结果是敢为天下先。但我的目的并不是这个。

    人物周刊:遭遇挫折的时候,有没有怀疑过为之奋斗的事业?

    刘晓庆:不怀疑。因为我知道我为什么会遭遇这些东西,心里很清楚。

    人物周刊:依然故我?

    刘晓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人物周刊:你失败过吗?

    刘晓庆:经常失败,经常被打倒。我在秦城时,很多不认识的朋友在网上和媒体上发文章鼓励我,我的律师帮我搜集着这些信息。有一次我情绪不好的时候,他转述了一个网友给我讲的故事——英国的国家船舶博物馆收藏了一条船,这条船自从下水以后,138次遭遇冰山,116次触礁,27次被风暴折断桅杆,13次起火,但是它一直没有沉没。这个网友还告诉我,很多事情一定要坚强地去面对,因为没有不受伤的船。这个故事给我特别特别大的信心。我不是每场战役都能赢的,我不是常胜将军。我经常被打倒,但是我并没有沉下去,因为我是昆仑山上一棵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我不知道是422天,以为有四千多天呢

    人物周刊:你觉得这个国家给了你什么?

    刘晓庆:这个国家给了我一切。我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很幸运的,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幸。被抓起来就不幸吗?也不一定。失掉的只是有限的,得到的是无限的。什么叫不幸?每一件事情都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每个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

    人物周刊:在秦城的时候也会这么想吗?

    刘晓庆:秦城的时候我也想得很开呀。我觉得本来人生下来就没有名没有钱,我只不过是到名利场上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原处。我这一代人本来就是从零开始,几乎每一个中国大陆人都是从零开始,不像英国、美国……有的人生下来就是总统的女儿,有的人生下来就是捡垃圾人的女儿。这就没法比了,出身是不能选择的。中国大陆就不一样,每个人都是零。

    有的时候看到家里的桌子、房子,想到这些都是自己亲手挣来的,我都有点做梦的感觉。所以现在只不过是回到原处,像我最早没有钱的时候,有什么关系?再重打江山就是了。

    人物周刊:那不是你人生的谷底和麦城吗?

    刘晓庆:不存在谷底,只要你活着,有生命,都可以重新创造,可以获得另外一个人生。当明星我也当累了,开个面包店、当个普通人也挺好的。再说了,那时候我想不当普通人也不行啊。

    人物周刊:那时候,媒体和大众对你的关注没有丝毫减少,可能还更多了。

    刘晓庆:但是我感受不到,也不知道。我们没有报纸看,凡是有我们的名字的报纸都不会给我们看。出来之后才知道,“洞中才数月,世上已千年”。

    人物周刊:你当时做过最坏的打算吗?

    刘晓庆:做过。不过就是去摘棉花,要不就缝被子,或者是搓玉米,我当过知青,这些都做过的。去山青水秀的地方也挺好,我本身就喜欢做新事。最多就是重新换一种活法,只要你不把我枪毙了。我一发现这事——我不会死,就挺高兴的。

    人物周刊:这是你的心理底线?

    刘晓庆:对呀。死了还是有点害怕嘛,觉得好可惜呀,花容月貌的就没有了。我就是这么思考的,不是安慰自己,我也不是二百五,我就是比较乐观、积极。

    人物周刊:一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只要不死就很高兴,这种对比太强烈了。

    刘晓庆:就算是万众瞩目的时候,在我心里我也没把自己放到高处。其实我觉得最寂寞的时候就是站在舞台中央领奖的时候,这种时候我觉得没意思。高处不胜寒嘛,越是辉煌的时候,越是觉得孤独。我比较喜欢小小的温暖。这个世界看起来很大,其实很小。你让身边的人快乐或者身边的人让你快乐是最主要的,你管不了世界,你的行为可能会影响世界,也许,但是我的目的并不是要做这些事。

    人物周刊:秦城这段日子,在你心里没留下阴影吗?

    刘晓庆:没有。有什么阴影?大家都为我鸣不平,好多人建议我去打官司,讨一个说法。我说我不需要打官司,公道自在人心。本来422天已经没有了,你还要花时间再去打官司,打赢了可能得到一万多块钱的赔偿,有意义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错了,每个人都在为我鸣冤叫屈,还需要我喊吗?不需要我喊了。

    人物周刊:你不会觉得不公,或者是心里不平衡?

    刘晓庆:没有什么不公。有什么不公的?我一个演员,享受了政治家的待遇,又有了一个新的体验,挺好。短短的422天,我有这么多的收获,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我失去了很多钱,失去了二十多处房产,这些还可以赚嘛。但我得到的是人心。所有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冤枉的,而且我是无罪释放。在这个事情上,我所有的观众、知道刘晓庆的人,都很佩服我的个性,我自己都很佩服自己。

    但是在经历这件事情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个性——坚强、乐观。这段生活让我很好地认识了自己。而且我身体好了,这之前都没有时间可以睡那么多觉,那儿的空气也挺好的。我出来以后去检查身体,胃病啊什么的都好了。因为有时间,我把过去没时间看的,比方卫斯理的小说每一本都看了,还有古龙全集,还有好多其他的书。而且学英文,尽管我现在是哑巴英语,但是我的单词量在那时增加了很多。

    人物周刊:有没有阿Q心理?

    刘晓庆:没有啊。事实上我是真的得到好多东西,都是无价和无限的。

    人物周刊:那段时间你应该也见识了更多的人性吧?

    刘晓庆:这个很正常。我出来以后看到过他们调查其他人的口供,好多人把我供出来了。但是话又说回来,我觉得人当然首先要保护自己。你只要说的是真的,我觉得这无可厚非。但有的却是编造的,这个不行。

    人物周刊:你怨恨吗?

    刘晓庆:我以为会怨恨。把我害进去的人还以为我要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活得这么好,本身对他就是一个惩罚。事实上他也帮了我很大一个忙,他使我在422天当中卸去了那么多公司的包袱,我当时就觉得公司太多,很累,都不知道在为谁辛苦,为谁忙,自己需要的钱早就够了,但你要为那么多员工的生存着想。想把这个车卸下来,又不忍心,人家都是下海到你这来的……反正我得到了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人物周刊:那422天是一天天数着过的吗?

    刘晓庆:没数,我不知道有422天,以为有四千多天呢,甚至还以为出不来了呢。要早知道有422天我会很珍惜,我会不停地看,要记住那里。现在我都有点忘了那个房间什么样了。我要是知道是422天,我就会像演出的最后一场一样去享受。我说的都是真话,不是阿Q精神。我就是一个乐观的人。像阮玲玉谈个恋爱都可以自杀,太可笑了。让我拍电影,我都不爱演她。有什么可演的?

    我已经只剩爱情这一件事是属于自己的了

    人物周刊:有哪种人的生活是你比较向往的?

    刘晓庆:我认为可能当作家比较好吧,脸不被人家认识啊。当明星脸都被人家认识。

    人物周刊:到现在为止,你满意自己的人生吗?

    刘晓庆:很好啊,你觉得好吗?我觉得已经超出我的想象了——够多,够好的了。很精彩,很丰富。知足得很。

    人物周刊:在你看来,让女人受伤害最深的会是什么呢?比如说情感的挫败,朋友的背叛,或事业的失败?

    刘晓庆:都不好嘛,但是都没有什么不得了的。

    人物周刊:你受过情感的伤害吗?

    刘晓庆:应该也有吧,没有不受过情感伤害的人吧。爱情方面的就不谈了吧,因为我已经只剩爱情这一件事是属于自己的了。

    人物周刊:你现在幸福吗?

    刘晓庆:很幸福啊,其实幸福是随处可见的,那是一种感受。你拥有很多钱,生活得不高兴也不会幸福嘛。

    人物周刊:你想过晚年生活吗?

    刘晓庆:不想,有什么好想的?到时候再说。最主要是过好现在。

    人物周刊:你周围对你说真话的人多吗?

    刘晓庆:有,不多。我最喜欢人家跟我说真话了。

    人物周刊:可是忠言逆耳。

    刘晓庆:就是要逆耳呀。你要顺着我就不要听了,好话听得已经太多了。

    人物周刊:如果可能,在你的人生路途上,你希望能回避掉什么?

    刘晓庆:没有什么想回避的。我的人生就像一盘围棋,每一个棋子相辅相成,才造就我的今天,哪一段没有都不好。

    人物周刊:若干年之后,当人们再提及你的时候,你希望听到什么样的评价?

    刘晓庆:死都死了,名垂青史有啥用,我才不管这些呢。把这辈子活好就可以了。

热词:

  • 刘晓庆
  • 人生
  • 波澜壮阔
  • 武则天
  • 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