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邓文迪:女人当自强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3日 14:01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CNTV时尚论坛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TOP10

    邓文迪一直被认为是有野心和欲望的女人。她有过两任丈夫,一个比她大30岁,一个比她大38岁。她借第一个丈夫获得美国绿卡,在耶鲁读了MBA,而第二任丈夫默多克让她登上了人生的顶峰。

邓文迪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邓文迪与默多克的出场引爆全场,杀死菲林的功力绝不逊于俊男靓女们。

  也许比起导演王颖,或者主演李冰冰、全智贤,6月24日将公映的《雪花秘扇》最大的卡司是制片人邓文迪。作为在西方名利场人脉最广的中国女人,作为传媒大亨默多克的妻子,邓文迪有着东方、西方的两重身份,亦带着商人、妻子的不同属性。纽约第五大道上巨幅《雪花秘扇》的广告将神秘的东方再一次展示给世界;上个月的戛纳电影节,邓文迪亦打响了为《雪花秘扇》全球宣传的第一战。也正是在那个时候,邓文迪和默多克第一次公开接受中国媒体访问。这个来自好莱坞的女人揭开神秘面纱,从传说中走出来。

    邓文迪把《雪花秘扇》的首映礼献给上海电影节,在酒店的专访间,邓文迪和李冰冰双双落座,接受记者采访。邓文迪很瘦,五官犀利、棱角分明,曾经是排球运动员的她至今坚持健身以便让身体保持健康的状态,而做喜欢的工作、拍喜欢的电影则是邓文迪保持心灵年轻的方法。邓文迪说话声音不大,语速很快,带有一种毋庸置疑的笃定。她愿意谈新片、谈家庭、谈老公、谈“虎妈”式教育,也乐于分享与“旧爱”章子怡、“新欢”李冰冰的友谊……

    我比美国人更懂中国,比中国人更了解好莱坞

    面对朝气蓬勃的中国电影市场,像所有淘金者一样,永远只出现在“名利场八卦”中的神秘的邓文迪带着资本和勇气,还有赌徒般的热情,再一次回到祖国。很多美国人想来中国拍电影,邓文迪和一般制片人相比优势显著,面对本报记者邓文迪将优势一一列举:“一是我对中国的了解比普通美国人多,二是我比一般中国人更懂好莱坞,知道如何营销电影,让好莱坞的大制片公司有兴趣去发行中国电影。我也能提供更多的好莱坞资源,不单是资金,还有剧本、导演、制作团队……我最能够起作用的地方,就是拿到好莱坞电影制片公司的国际发行权,外国电影在美国很少发行,但我可以做到这个。”在酒店的专访间内,邓文迪面对本报记者侃侃而谈。

    在国际舞台,中国电影唯一能输出的类型片是古装片和动作片,无论是曾经影响了昆汀·塔伦蒂诺等一票大师的老香港功夫片,还是迈入大片时代后在北美拿过票房冠军的《英雄》或者问鼎奥斯卡的《卧虎藏龙》,比起中国人的思考方式,西方人更买中国拳脚的账。为什么选择《雪花秘扇》这种文艺卖相的影片作为首部投资?邓文迪说,她从小喜欢电影,大片、文艺片、外国片都爱看。在耶鲁大学读硕士学位的时候有很多选修课,她选修了电影。拍《雪花秘扇》源于几年前看到小说时内心的感动,当时本书正在纽约的畅销书排行榜居高不下,这个来自中国的故事漂洋过海打动了邓文迪。因为书里故事的文化背景是中国湘西的“女书”习俗,所谓“书”是指两个要好的姐妹互相以书信的方式倾诉内心,而故事中两个同年同月生的女孩因为彼此的爱和信任结为“老同”。这种暧昧的、异域的风情和元素使得影片还没公映就已经引起期待。在邓文迪全球卖片的时候,她所到之处都会举办“老同首映式”以此造势。

    什么人会为《雪花秘扇》这部卖相文艺且充斥着暧昧东方女性情愫的商业片买单?邓文迪说:“这本小说在美国的受众是一些文化水平高,讲究生活品质的男性。我看到汤姆·汉克斯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今年夏天必须要看的电影就是《雪花秘扇》。拍成电影后,在中国的受众应该会以年轻人为主。”

    章子怡为何变成了李冰冰?

    邓文迪决意投资制作《雪花秘扇》算起已经筹备4年有余,在最初筹备期间章子怡除了是女主角外,还身兼制片人和投资方之一。邓文迪也曾在2008年接受《Vogue》杂志美国版采访时透露,她将和米高梅公司CEO的太太福尔斯雷·斯罗汉、章子怡三人成立一家电影制作公司,《雪花秘扇》就是首部作品。但这一切已经成为往事,当《雪花秘扇》从一个传闻变成确定的消息时,它第一女主角的名字是李冰冰。

    关于章子怡的出局坊间传闻颇多,“友情破裂说”“利益分歧说”扑朔迷离。本报记者在戛纳见到邓文迪的时候她第一次澄清此事,她说章子怡一直在等王家卫《一代宗师》的档期,好不容易拍完,脚又受伤无法进组,于是她临时请救援找到了李冰冰。“这个戏李冰冰特别合适,她在国外也蛮有名的,我很喜欢她拍过的《功夫之王》。我们导演王颖也喜欢她。”

    在戛纳的时候李冰冰第一次开腔谈《雪花秘扇》,在她口中这次合作来得不可思议。“挺命中注定的,自己有点被宠坏的感觉。当时我正在台湾拍一个广告,忽然来了一个电话说:‘李冰冰,我是邓文迪,有一个电影你拍吗?’我当时有点抗拒,那时候我想我80%是会拒绝的,她太直接了。我说那我得先看剧本,文迪说那好吧,我15分钟后打给你,15分钟后她又打来了,一直问能拍吗能拍吗……”李冰冰说起邓文迪的直接、猛攻、锲而不舍,表情极其生动,而此时此刻坐在她旁边的邓文迪含笑看着冰冰生动而乖巧的“表演”,颇有几分纵容。“在不了解邓文迪以前我们所有人都对她充满好奇,但我接触到她之后才感觉到她只是看上去强势、厉害,和她交往其实非常舒服自在,她既不是高高在上,也不是那种富到不食人间烟火。”

    当时邓文迪找到李冰冰的时候,冰冰连接三部电影已经被工作压得没有半刻喘气时间,拼命三郎如李冰冰者彼时也倍感招架不住。接到电话的第二天,李冰冰从台湾飞到香港开始新工作,邓文迪也从美国飞去香港拜会她。“这次见面的时候邓文迪非常诚恳,她把这个戏当时遇到的问题都和我说了,最后她说冰冰我现在很需要你,你来帮我一个忙。我被邓文迪的诚恳打动,也没多想立刻就同意了。她当时答应让我休息,我的心理准备是给我放十天八天的假,结果她只给了我两天时间!一天还是用来准备行李。”

    说到这次邓文迪的请将,李冰冰用了“追求”二字。“这个词可能不恰当,但她当时真的是执著追我。现在我只想感谢她给我这么好的机会。事后大家都说是邓文迪通过这个片子把我‘带出去’,其实对我来说最宝贵的经验是在巨大压力下学英文,每天都要背台词,因为第二天等米下锅,这种集训让我的英文水平迅速提高。”

    你觉得我是妖怪吗?

    戏里,两个女人的友谊是《雪花秘扇》的主题;戏外,因为当初的换角也好、现在的亲密也好,邓文迪与章子怡、李冰冰的友谊与影片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暗合与呼应。当谈到朋友这个话题,曾是江苏省优秀女子排球队员的邓文迪说,她在国外也常想起当年的队友,只可惜物是人非,一走便和队友再没有了联系。当被问到“你现在还有亲密的女性朋友吗”的时候邓文迪露出一种吃惊的表情,好像在说“你觉得我是妖怪吗”。“我有很多朋友,有在好莱坞的女制片人、设计师,还有教授。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有的人即使认识好多年也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有的人就能一见如故,那是要靠缘分的。保持友谊的办法是多为别人着想,对待别人像对待自己一样。另外我觉得要不断提高自己,富有不只是金钱,要不然你朋友都提高了你还在原地,就没话好谈了。我这个人很直接,有什么说什么,不喜欢猜。如果你让我猜,有些误会可能就没有办法解决……”

    猜测和误会,这些字眼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章子怡,再次提到子怡和有关她们“分手”的传闻,邓文迪微微一笑:“最初我们确实想过要一起合作电影,还筹备了好久。但后来她受伤了,所以很遗憾……朋友间需要信任,关于她后来的一些境遇我不需要通过媒体来表态。现在我们仍然是好朋友,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认识的她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就像现在我跟冰冰是好朋友,别人也八卦,但我不管。”

    李冰冰对于女人间友谊的看法则比邓文迪要感性得多:“我和邓文迪80%的时间谈工作,20%的时间她很关心我的生活,包括个人生活。我去美国的时候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朋友,她很照顾我,邀请我去她家。她家和这里(上海某高级酒店)的环境很像,外边有个大阳台,底下就是中央花园。跟她的小孩在一起我才发现了她另外的一面,她教育孩子时会让你对她有更深的认识,比如这次来中国宣传她就让女儿每天写邮件,小朋友写得像作文,也锻炼了写作能力。”

    当年邓文迪和章子怡的友谊最早被曝光源于Vivi,这也是邓文迪最著名的一次为朋友牵红线,长期空窗的李冰冰也让邓文迪再次颇有兴致地愿当月老。“我给冰冰介绍好几次男朋友了,可她没时间约会。刚才说女孩子之间友谊的问题,让朋友有空间去成长是最重要的,如果基础很牢固,有误解也总是会慢慢和好。”

    为什么男人上进被人尊敬,女人强大就被说成有野心?

    邓文迪一直被认为是有野心和欲望的女人。她有过两任丈夫,一个比她大30岁,一个比她大38岁。她借第一个丈夫获得美国绿卡,在耶鲁读了MBA,而第二任丈夫默多克让她登上了人生的顶峰。后来她成功地用人工受孕的方法生下了默多克的继承人,一举打垮了默多克前妻离婚时的苛刻条件。当然,这是“履历”中的邓文迪,几行字中多少故事、多少努力、多少爱与痛不得而知,坐在记者面前的邓文迪已经历练得强大而平静,只把野心和霸气埋在微笑里。

    当成为默多克太太,并且成为继承人的母亲后,邓文迪没有退隐家庭,反而,她频频冲上前台。这次的《雪花秘扇》是她首次进军电影界,她自己组建团队,不依附任何人;而在电视界,邓文迪早已经能独当一面。“可能很多人以为这个片子我是自己花钱,其实不是,我这次是独立制片,我买下小说版权后找投资人,上影、华谊都有加盟。我的发行商在美国是福克斯,在法国、意大利也有不同发行商。”

    女儿还小,自己也并不算年轻了,为什么还要频频接受新的挑战?“每个人选择不一样,我刚刚生完小孩的时候在家里有很多事情,现在孩子大了也不是那么需要我时刻照顾。人要活得有意思的话需要找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我喜欢做电影,正好我有资源又有很多人帮忙,那就去做。”

    说到野心这个话题,邓文迪毫不避讳:“内心很强大也想做事的人,要是男人的话就很受人尊敬,要是女人就被人说成有野心……这种偏见特别不好。但你要整天在意别人说什么,那就什么都别做了。”

    默多克支持我想做的一切

    为了《雪花秘扇》的全球卖片,更为了开拓新的领域、新的市场,传媒大亨、新闻集团董事长兼行政总裁鲁伯特·默多克陪着妻子邓文迪开始了全球征程。于是在戛纳电影节上,记者第一次亲眼目睹了邓文迪和默多克牵手红毯;于是在《雪花秘扇》公映之前,默多克更是第一次拜访上海电影节,并在电影节的产业论坛上做了演讲,“中国的企业家要不断改善电影的基础设施,投资于新的剧场。世界各地的电影人都希望在中国敲响大门,与此同时,我们致力于和中国的制作团队合作,生产本地电影。”

    面对记者,邓文迪说默多克支持她的一切想法:“我工作他支持,我在家不工作他也支持。以前我做电视现在我做电影,他全都支持。我要来中国拍电影一个星期,他就会调换工作日程不出差,在家陪伴孩子。再比如上个月在戛纳还有这次来上海电影节,他都是为了我才这么跑……”

    除了工作,邓文迪还是两个女孩的母亲。没想到关于教育的话题是邓文迪在这次采访中说得最畅快的一段。“我是一个女孩,我妈和我们家都想要男孩,所以从我一出生,他们就对我特别失望。也就是因为这样,父母特别重视我的教育。我觉得在一个人的成长经历里,教育最重要。没有好的教育就不会有好的机会、好的工作,然后才能(像我一样)找到一个好的老公,拍好的电影。” 最后一句话说完,记者和邓文迪都笑了。

    聊起教育,记者很自然地和邓文迪说到现在在美国很红的“虎妈”,她奉行的“苛刻教育”邓文迪并不完全认同:“那个‘虎妈’是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教授,我们是校友,我们也都有两个女儿,我请她来我家吃过饭,一起聊过天。其实虎妈不讲中文,她是从菲律宾来的。她的方法和我的方法不一样,美国有些人说应该把她投进监狱,但是我认为小孩教育得成功不成功要看小孩本身。我父母小时候对我比虎妈更严格,考90分都会被骂一顿。但如果我的小孩考了90分,我一定不会说‘你怎么这么笨’。我一方面给她们鼓励,同时也严格要求。”

    邓文迪称自己对孩子的教育是“中西合璧”——教育很中式,生活方式很西式。邓文迪每年会回国五六次,现在两个女儿也在中国读中文。“我鼓励我的小孩向我提问题,和我探讨,和她们的爸爸探讨。我先生一个月带她们去办公室一次。我对她们也很严格,从不娇惯。我和我先生刻意地交一些一般家庭的朋友,让她们接触普通人。我不会总是把她们打扮成小公主,我做慈善活动的时候也都带着她们一起去,教育孩子嘛,就是要以身作则,做好榜样。”

责任编辑:王睿

热词:

  • 时尚
  • 人物
  • 邓文迪
  • 默克多
  • 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