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脱口秀女王奥普拉的灿烂告别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9日 09:37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CNTV时尚论坛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TOP10

    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在2011年5月25日,结束了自己叱咤两个年代的电视节目。节目现场以感情充沛著称的奥普拉深沉而平静,已有女王降临的气场,转身之后她要启动自己的传媒王国。

    5月17日,奥普拉“脱口秀”倒数第三场节目在联合中心录制,包括汤姆·汉克斯、麦当娜、汤姆·克鲁斯、哈莉·贝瑞在内的众多明星参加此次节目。

歌手亚瑟小子在录制节目时亲吻奥普拉

    5月18日晚,汤姆·汉克斯在芝加哥公牛队的主场联合中心体育馆主持录制了奥普拉告别秀特别节目,13000名在“十五选一”的门票竞争中胜出的幸运者在现场见到了前来致敬的飞人乔丹、麦当娜、威尔·史密斯、哈莉·贝瑞、碧昂斯,见到了汤姆·克鲁斯在奥普拉的节目里跳沙发表白娶回的凯蒂·霍尔姆斯,还有来自肯尼迪家族目前正经历折磨的施瓦辛格太太

    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在2011年5月25日,结束了自己叱咤两个年代的电视节目。节目现场以感情充沛著称的奥普拉深沉而平静,已有女王降临的气场,转身之后她要启动自己的传媒王国。“今天的最后一场秀,是我对大家说的一句感谢,也是给所有爱我的观众的情书。”

    有多少爱可以带走

    2009年11月,奥普拉在拉里·金的节目上表示2011年约满后将结束自己的脱口秀,2011年1月1日奥普拉推出了有线电视频道OWN(Oprah Winfrey Network),漫长的告别开始看到尽头。

    5月18日晚,汤姆·汉克斯在芝加哥公牛队的主场联合中心体育馆主持录制了奥普拉告别秀特别节目,13000名在“十五选一”的门票竞争中胜出的幸运者在现场见到了前来致敬的麦当娜、威尔·史密斯、哈莉·贝瑞、碧昂斯,见到了汤姆·克鲁斯在奥普拉的节目里跳沙发表白娶回的凯蒂·霍尔姆斯,还有来自肯尼迪家族目前正经历折磨的施瓦辛格太太;甚至曾在联合中心体育馆谱写传说的飞人乔丹也来了,毫无疑问,如果可以的话,迈克尔·杰克逊也会来。落幕时全场观众为这位57岁的黑人妇女点亮手机,她带着太多的爱谢幕。

    时光倒回4561天,1984年,奥普拉接手收视低迷的《早间芝加哥》,22.5万美金的年薪让而立之年的她一举实现小康,就在8年前拿着2万美元年薪在地方电视台打杂的奥普拉和闺蜜还认为40岁拿到4万年薪就很了不起了。搬家后第一次在芝加哥行走的奥普拉由衷喜爱脚下的路面,认为这里比纳什维尔好,比纽约好,比任何一个城市都好。她是对的,这里正是属于她的传奇开始的地方。

    《早间芝加哥》风生水起,快速成为伊利诺伊州同类节目的收视冠军,WLS-TV 电视台决定将《早间芝加哥》改名《奥普拉秀》,面向全国播放。

    1986年9月8日节目首播,身高体胖的奥普拉让当日化妆师的职业挫折感异常强烈,最终垫肩、暗紫红长外套出镜的奥普拉看上去比现在还要老。可是全美人民一见钟情地爱上了这位爱掏心窝子的大婶和她“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脱口秀。

    在20世纪80年代,崭露头角的奥普拉明智地远离了日趋重口味、低俗化的日间访谈节目战团,通过对一小时内电视叙事艺术的精研和对伤痛的切身体验实现了访谈节目的质变。

    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第一个10年间,《奥普拉秀》平均每周吸引3300万人观看,总共有13000名嘉宾曾经坐在奥普拉身边的沙发里说出最难以启齿的往事,奥普拉就坐在旁边,准备好温暖的双手和怀抱。对太多曾因同性恋、性虐待、艾滋病、家庭暴力、赌博、酗酒、吸毒、残疾等歧视标签而备受摧残的生命而言,《奥普拉秀》是不可替代的治愈良药。

    作为世界上最富有、最有权力的女人,她年收入3亿美元,拥有飞机、别墅、农场、电视网络,但更多时候她在南非盖学校,设立奖学金资助困难学生,自费推动保护儿童不被性侵犯的法案通过,甚至一次性购买700辆汽车赠送到场观众。当她有能力改变自己和他人命运的时候,她毫不吝啬地做了,人们爱她的慷慨,甚至超越嫉妒地爱她的财富、名望和成功,是因为25年里他们见证了奥普拉的苦难与坚强。

    巧克力奶糖的夏天

    1954年,奥普拉不被祝福地出生于密西西比州的科西阿斯科,这个以先后为美国和波兰独立而战的波兰将军命名的小镇却没有为自己而战,在美国交通大扩张的年代被安静地遗忘在了远疆的公路线上。镇上的年轻人都去别处谋求发展了,被留下的人,没有希望。

    母亲弗妮塔18岁生下奥普拉时是烦躁的,潮热的天气发酵着农场特有的谷物牲畜的气味,她无比排斥将被一个女婴拴住的命运,她不会也不想抚养孩子,甚至都不能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于是她也走了。

    在出生证明上,弗妮塔给孩子登记了一个圣经人名Orpah,她对孩子唯一的好意却无人会读,祖父母便挪了挪字母的位置,叫她Oprah。

    奥普拉6岁之前,爱动拳头的祖父、柔弱却严厉的祖母是奥普拉的全部生活,她在农场里长大,降水丰沛的日子里满身都是泥浆。虽然没有挨过饿,但只在去教堂的时候有鞋穿,祖母教她背诵圣歌和《圣经》,3岁就独自在教众前背诵救赎的篇章,人们都说这个孩子不一般。

    可是有一天,生养她的那个女人回来了,还带回两个跟他一样没有父亲的孩子。奥普拉像颗浓巧克力奶糖,比不了妹妹香草糖霜那样偏白的肤色,在自传里奥普拉坦诚自己一度自卑极了。

    归来的母亲宣称奥普拉只可能是军官弗农·温福瑞的女儿,虽然他们俩不可能结婚了,但是弗农应该抚养奥普拉。如果奥普拉就此在可算是中产阶级的弗农家长大,她会围绕丈夫和很多孩子,以典型的南方黑人家庭主妇的方式度过此生。但是弗妮塔不会让事情如此平顺,她一度以为自己将有可能同一个男友结婚,硬把所有孩子都要回了自己身边。  

    9岁那一年的夏天,奥普拉被妈妈带着到叔叔家住,因为房间不够就被安排跟叔父家的表哥共用一张床。表哥对奥普拉做出了不可原谅的恶行,可那时候的她完全无法理解这恶行带来的伤痕,她吃到了表哥给买的冰激凌,表哥甚至还带她去了游乐场,作为对她保守秘密的奖励。表哥之后,是母亲的男友,还有其他住在同个屋檐下的人,6年后被父亲接走时奥普拉14岁,已经怀孕数月,这个生下两周就夭折的婴儿是奥普拉今生唯一有过的孩子,奥普拉以一个生命的代价获得了重生。

    其实弗农是个不错的父亲,他让女儿住在环境较好的住宅区里,能够衣着得体地与白人孩子一起上学,还对奥普拉的学业给予了足够的关注。

    有一天回家时,奥普拉没来由地对父亲说了一句话:“我的命运注定伟大!”这或许是教堂活动参加太多的偶然为之,但更有可能是看到白人朋友那种“幸福的美国人”生活之后激发的斗志。

    带着肤色标签的奥普拉在电视台兼职,被推荐参加纳什维尔防火小姐选美并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黑人女孩。她参加演讲比赛,用赢得的奖学金让自己能够在私立学校上高中;虽然差一个学分没能从州立大学毕业,但毕业的那个夏天里,奥普拉得到了比学位更实惠的在电视台工作的机会。

    在众多演讲、朗诵会、评比竞选和电台工作后,奥普拉总结经验发现:富有感染力的表达是她的天赋。这种天赋注定她的记者生涯惨淡收场。电视台安排她报道鼓乐游行,轻松欢快的场面一转,穿长款立领皮毛大衣、塔一样耸立在镜头前的奥普拉小姐让节目组十分崩溃。渐渐每到她报严肃新闻时就会失控的眼泪和语言,让电视台负责人感到负担。他们与奥普拉几乎同时意识到,她的魔力需要自由的空间,面对面交流才能施展,她属于脱口秀。

    奥普拉的选择

    曾经有奥普拉的员工披露说,奥普拉与许多企业都有秘而不宣的商业合同,为这些产品宣传推广并收取费用。这都是因为她身处观众中拥有的神奇能量,她是颠扑不破的金字招牌。

    在《奥普拉秀》的读书会环节里她先后推荐过的48本书,都成为当年畅销书,销量数十倍甚至百倍于前。她自己旅行会带动上万人同行;她在节目里提到或穿戴的眼镜、文胸、拖鞋、棉T恤、营养品等任何商品都会脱销。在“9·11”废墟上她与第一夫人手挽手号召大家振作,她就是灾难中的领袖。

    公开童年受侵犯事实,正视种族问题伤害,承认曾经吸毒迷失,原谅和照顾了家族中伤害她、榨取她财富的人,正因为奥普拉做过关于人生更艰难的选择,人们信任奥普拉的选择的正确性。所以2008年奥普拉旗帜鲜明地支持奥巴马,为他最后当选送上了100万张选票。

    建立哈珀(Harpo)传媒集团,是找到自我之后的奥普拉另一个重要的选择。因为自行掌握《奥普拉秀》的发行权,她的财富飞涨,开始广泛涉猎电视剧、电影、出版领域。在芝加哥这块福地上,在爱人朋友帮助下筹办了每期发行量超300万的《O》杂志,开办自己冠名的电视频道和媒体机构,这些都是奥普拉认为更加能够实现其想法的方式,而她自己只是顺应了潮流前进的方向,她需要借助历史保存美国人对她这份难得的爱。

    随着年龄的增长,奥普拉越来越多地承认童年和故乡的影响。她虽然没有再回到生养她的密西西比,却牢牢地记住了造就她辉煌的南方文化和美国社会。密西西比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比例最高的州,也是南方种族平等实行缓慢的州,可是这里贡献了猫王、小说家福克纳。

    她的观众是理解她的。“看看现在的我们,被各种负面、虚假、挑起分裂的信息所包围,很少能像在《奥普拉秀》里那样去把生活里重要的问题想清楚,没有别的地方能够给我们这样的精神启发。”住在加州的盖尔·威尔森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描述奥普拉的意义。

    威尔森今年66岁,是奥普拉的超级支持者,在家看完奥普拉的告别秀之后,“我没有哭,但是我很伤心,就像我最亲密的朋友搬走了一样。”她目前正在打听关于接收奥普拉的新频道的事宜。《奥普拉秀》将在新频道开播之后以新的形式出现,她不是离开,只是准备更好的回来。

    《奥普拉秀》的最后一集13.3%的收视率,是1994年之后的最高值,那时候的《奥普拉秀》在日间节目里鲜有敌手,但最近一年来节目的收视率已经逐渐降到7%左右。《奥普拉秀》的完结,也一样给了新秀上位的空间。

    在《奥普拉秀》结束两天之后,《纽约时报》评论版登出了《奥普拉,我几乎认不出你!》的文章。曾经是奥普拉嘉宾的詹妮弗·芬尼·波越兰在文中说,她是在妻子和孩子的理解支持下通过变性手术成为女人,登上《奥普拉秀》确实使她的自传小说在亚马逊的销量排名从第300000位蹿升到第8位,可是节目现场詹妮弗看到的是一个被专业电视从业者包装出来的精明女人,她夸张的提问让嘉宾不适,电视里的人性和温情荡然无存。回家之后的詹妮弗告诉朋友,要感受奥普拉营造的亲密需要一段安全距离,这个距离最近就是肉眼到电视机,不能面对面。

    在奥普拉之前,没有任何一位顶级电视节目主持人操持过比自己的栏目更大的媒体平台,哈珀传媒集团成立后运营《O》杂志的成功,无疑给了奥普拉信心。2011年1月开播的OWN是奥普拉的哈珀公司与著名的探索频道合作推出的电视频道,将取代原本有8000万用户的原“探索·健康频道”,奥普拉所谓“最好地度过人生”的哲学将成为频道的价值核心。通过美国有线电视的接收装置,奥普拉野心勃勃地准备将25~54岁的妇女群体收归麾下起步,扩大自己的用户群。

    “我已经准备好了应对所有飞短流长,我觉得我之前的一切经历,都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这些准备被证实是必要的,开播一周后《纽约时报》的电视评论者亚历山大·斯坦利就刻薄地批评了这个节目差强人意的收视率,“这个节目的价值观过分愤世嫉俗,使其不但有失公允,更全无轻松趣味。”奥普拉自己也承认,自己很担心,原本期待有更多的用户。

    尼尔森数据显示在8000万能够收视的用户中,只有77万人收看了OWN的首播。

    对于那些抵制奥普拉节目的人而言,新频道意味着一个24小时喋喋不休的电子奥普拉要在每次换台时候出现,许多在《纽约时报》网页留言的用户纷纷表示将用不接收的方式来个一了百了。

    “我人生中所有正确的决定都是听从直觉的结果,而一切失败则是相反。”奥普拉在许多场合都这样说。

责任编辑:王睿

热词:

  • 时尚
  • 脱口秀
  • 奥普拉
  • 美国
  • 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