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舒淇 一个台湾女原著民的奋斗史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03日 10:15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外滩画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TOP10

    1996年刚到香港时,舒淇三四年没有放过一天假,甚至除夕夜还在拍戏。2004年第一次与内地导演合作《美人草》时,她面临巨大的文化差异,演她不懂的角色,背她不理解的台词。不像林志玲,舒淇不具备“嗲声嗲气”的软实力;不像大S,她没有嫁入豪门的“运气”。但舒淇凭借台湾原住民身上“一种充满韧度的本土草根性”,硬是闯出了一番天地。

    4月16日,舒淇窝在北京某五星级酒店宴会厅的一个角落里。她身边方圆不足1米的地方,围坐着五六个工作人员和记者,像一张无形的网压迫着她。在网中央的舒淇,有气无力,躬着腰,话少且短。

    她正在为刘伟强导演的新片《不再让你孤单》做宣传。近年来,舒淇北上拍片,两年里主演了四部贺岁片,始终占据着国内女星的头把交椅。在侯孝贤看来,“现在是舒淇最好的时候。”

    在新片《不再让你孤单》里,她饰演来内地淘金的港女李佩如。和角色一致的是,舒淇也是个勇于闯荡的女人。从台湾到香港,再到北京,这个台湾原住民家庭长大的野孩子,凭着一股子韧劲,硬是从一名艳星转变成具备国际影响力的女星。

    台湾版《Vogue》认为:“在剥开明星的表象之后,她身上更清楚的特质,是一种充满韧度的本土草根性。”舒淇听到这样的评价后,大笑着问:“是又俗又有力吗?”

    舒淇

    港女时代

    刚到香港时,舒淇还不到20岁,喜欢穿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扎马尾辫,背小熊包。

    那时候,她还叫书琪。台湾模特公司给她出写真集的时候,出版社问她要不要用自己的真名林立慧,舒淇断然拒绝,想起一个有点气质、文化的艺名。想到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女人的要求是“琴棋书画”,于是她便从中取了两个字。经纪人文隽觉得这个名字不好看,便改成了现在的舒淇。

    作为舒淇入行时便认识的好友,刘伟强和舒淇迄今为止已经合作过了11部电影。在近15年的时间里,刘伟强见证了舒淇的崛起。“她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现在还和过去一样,你看她说话的样子,那脾气”刘伟强说,“不过现在她赚钱比我多多啦!比我红了!”

    而新片《不再让你孤单》里的角色李佩如,正是刘伟强为舒淇量身定制—她心底善良,但好强、独立、孤单、现实。“我把她设定为一个香港女生,去北京闯世界。这样的女孩子性格就是不服输,很好强,她可以什么都不用男人帮忙。”舒淇说。

    她承认,她和李佩如一样,都有那股闯世界的劲儿。

    刚到香港时,舒淇一点不会粤语。于是每天对着电视机、广播练,三个月后便已经听得懂大半,六个月后便可以与别人熟练对话了。“其实年轻的时候学什么都快。”舒淇回忆道。

    和所有外来打工的女孩一样,舒淇拼命工作。刚到香港的那几年,她接连几个春节都没有回台湾,甚至除夕夜还要开工拍戏。王晶看她可怜,除夕夜收工后,便叫她一起回家吃年夜饭。如今提起王晶,舒淇充满了感激。尽管也正是王晶拍的那几部三级片,至今让舒淇还在狠命地洗脱艳星的名头。

    初到香港的3年时间里,舒淇一口气拍了约25部电影。“跟我年轻时比,我现在的工作量并没有多么了不起。我刚入行时,有三四年没有放过一天假。那时候刚刚到香港,我一直都这样工作。”舒淇说。

    台湾的记者这样描绘舒淇:“她从来都不敢放松,不敢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即便拍戏拍到情绪受伤,身体受伤,也不敢轻易拒绝难得的好剧本。”这几乎成了她的工作习惯。

    舒淇

    台湾人的外乡

    舒淇在香港没买过房子,一直租房住。通常她都选楼层高、隐蔽性好的地方住。一旦发现被狗仔队偷拍,就随时换地方。

    在台北新店,舒淇有自己的房子。那里才是她真正的家。2005年,她凭借《最好的时光》拿到的台湾金马奖影后奖杯也放在那里。据她说,父母一直是新店当地土生土长的居民,一度有人觉得她的长相有山地人的血统,大概就源自她的祖父母辈。舒淇的妈妈是标准的农家女孩,三四岁起便一个人满山到处跑。

    香港《明报周刊》认为:“舒淇没什么家庭观念,高中辍学,16岁就离家出走半年,从台北跑到台中找工作。”在舒淇看来,这是因为父母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孩子,重男轻女,稍稍碰到问题,抬手就打。起先舒淇躲,后来就干脆跑,越跑越远。她跑到台中做过吧女、招待、售货员、模特。

    舒淇能够走红,至今看来都算是个异类奇迹。在台湾,她属于典型的“出口转内销”的胜利者。 据王晶说,当时他在台湾的许多朋友,一听说他要签还是模特的舒淇去香港演戏,一下子都不说话了。后来一个好朋友透露:“所有人都在看你怎么‘死’。”因为,舒淇当时早就签过台湾的影视公司,被不少导演找去拍小角色,是当时著名的小龙套,却始终没能红起来。

    事实上,台湾电影没落之后,女明星的走红更多是靠电视荧屏。当红的台湾女星林志玲家境不错,受过高等教育,用软实力营造了完美女性形象,最初也是通过做主持人、拍摄电视广告而走红;大S凭借一张辣嘴搞笑出位,成为台湾综艺电视文化中的佼佼者,嫁入豪门,也顺应了台湾世俗文化的潮流。在当时的环境下,舒淇的个性和家庭背景似乎根本就没有出头之日。

    于是,舒淇选择去香港发展,通过主演三级片成名。但即便是艳星这条路,也并不好走。香港同期其他拍过三级片的女星,比如叶子楣、邱淑贞等,绝大多数都被时代淘汰了,或者嫁作商人妇,只有舒淇的演艺事业发展得最好。她觉得是自己幸运,“我见过太多比我努力、勤奋的人”

    作为台湾原住民,舒淇明显觉得自己和别人有很大的文化差异,包括对电影的认知。“我喜欢的电影他们不喜欢,他们喜欢的电影我不喜欢。文化背景我也不理解。有时候我在看一些内地的剧本,根本看不懂。”舒淇说。

    但她从不会拒绝这些差异。对于这些文化上的隔阂,舒淇的办法便是硬把它消化,无论消化得好坏如何,先硬着头皮接受挑战。事实也证明,正是她接拍了一系列内地影片,才进一步扩大了她的影响力。

    和内地导演的第一次合作,是2003年拍摄吕乐导演的《美人草》。她在影片中饰演下乡的知青,梳着辫子,穿着碎花的确良短袖、蓝裤子,讲着一口蹩脚的港普。所有人都问她:“你知道什么是知青吗?”她可以对答如流:“知道呀,我们剧组还有好几个是知青子女,我还问过他们苦不苦,当时怎么过?我在这片子里是个黑五类”其实对这些名字背后真正的时代意义,她根本无法理解。

    而去年拍《非诚勿扰2》,舒淇看到王朔大段的台词就为难,犹豫过是否要接拍该片:“这实在太难了,要讲出那个味道,轻重音,我真的快被搞疯了”但她也挺过去了。“小刚导演曾恐吓我,说如果我不拍,他也可以去找别人,”舒淇说:“我还是不敢。大不了不放假了呗!”

    世界的大门

    概括舒淇,最流行的一句话是:“我要把我曾经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起来。”这个浪女回头的段子,却被她本人否认了:“这句话很好,我也希望是我讲的。”

    不过,舒淇用实际行动在证明这句话。她一本正经告诉记者:“我现在这个年龄,应该要进入优雅的阶段了。当外表慢慢褪色的时候,只能往内在走。”

    2009年,舒淇成为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评委之一。和自己崇拜的偶像张曼玉一样,舒淇也迅速成为得到国际认可的中国女演员之一。不过,她始终没有选择去国外发展。

    当年李安筹备《卧虎藏龙》时,制片人徐立功便觉得玉娇龙这个角色非舒淇莫属,认为她性感狂野,能演出玉娇龙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不过,由于当时片约过多,舒淇辞演该片。后来,《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章子怡凭玉娇龙一角被北美主流市场接受,成为继巩俐之后,在好莱坞最受宠的内地女星。舒淇则继续在港台拍戏,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对于自己当年与《卧虎藏龙》的失之交臂,舒淇举了一个例子:有一只自己喜欢的猫,被另外一个很爱她的人买走了。“我不会说因为我没有买到,就觉得难过,可能它找到了更适合的人,这就是命运。”舒淇说道,“可能老天爷认为,有人比你更适合它。但是人永远要装备自己,不断地吸收,等你某一天要用的时候,就刚好可以拿得出来。”

    2002年,舒淇接拍了美国福克斯公司投资、吕克-贝松制片的法国影片《非常人贩》,扮演被人绑架的东方女子。影片海外口碑不错,按照常规,舒淇应该趁机去好莱坞宣传一番,在美国住一段时间,为自己的国际之路开疆拓土,但舒淇并没有这么做。

    她觉得自己受不了那些无理的要求,比如:对方要求你必须在美国呆半年或者8个月,学好英文,然后才会考虑用你;丢过来的剧本,不是卖弄性感,就是动作片;那些角色基本上不是越南的蛇头,就是偷渡客。

    “我觉得不接这些影片也没什么损失,就算那部电影后来真的不错,我也没什么失落。我就是不太想屈服吧,干嘛非要那么做。”她说。

    后来,还是有不少国外导演找她合作。2006年,她主演了韩国著名喜剧《我的老婆是大佬》系列的第三部。2009年,她和土耳其大师级导演费斯·阿金合作了《纽约,我爱你》中的短片《唐人街》。短片里,舒淇饰演唐人街上一个茶叶店的中国女孩,一个老画家想给她画一幅肖像,可当女孩子终于答应的时候,画家却已经离开人世。

    短片拍摄了两三天,因为语言的缘故,舒淇和费斯·阿金并没怎么沟通。导演唯一的指示便是告诉她别化妆。那几天,穿着羽绒服、T恤、破牛仔裤的舒淇来到片场,总是有些茫然。“就像所有的大师级导演一样,他大概要从我身上捕捉到某种他想要的东西吧。”舒淇说道。

    侯孝贤说:“舒淇本身到了一种状态,她需要转变。她的转变不是在表演上,她可能有别的想法,因为我听说,她也在弄剧本,我觉得这个也不错。”刘伟强也向记者证实,舒淇其实在偷偷写剧本,准备自己做导演。

    舒淇可以大大咧咧地开玩笑,可一旦涉及自己的电影梦想,她也会坚决地说谎:“完全没有的事情,他们是开玩笑啦,我对人生也没有任何规划。”

    舒淇

    B=《外滩画报》

    S=舒淇

    同时演30个人都行

    B:李佩如和你个性其实很相像,我不知道这是被你的表演欺骗了,还是真有些关联?

    S:我觉得她跟我很不像。第一,我喝醉酒不会发酒疯,是很乖地睡觉那种;第二,我也没有那么多的不满;然后,我也不会做小三。她唯一和我像的就是:要到处漂,要去闯世界。

    B:这样的苦情影片里,哭戏对你不成问题,有难度的地方在哪里?

    S:演戏、拍哭戏、讲对白真的不难,关键看你哭得到不到位,是不是说得出精髓。只是当我的情绪到位后,导演刘伟强还要求你更多、更多、更多的时候,我会发疯。我平常不管多生气,都不会摔椅子,但是电影里我必须这么做,要用力把人家推开这样子的一个女人,她内心是多么的好强。

    B: 你难道不好强吗?

    S:我没有,我只是在工作上尽量满足导演的要求,这跟好强是两回事。好强应该是一种独立的性格,尽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并不代表是好强。这是应该的。

    B: 这么多年,一个人到处跑,觉得孤单吗?

    S:不会,我觉得蛮好玩的。我蛮享受一个人的自由。

    B: 习惯了?

    S: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子,也没有所谓的习惯,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B: 你以前是一个不太容易从剧情里走出来的人,尤其是这种悲情的角色。现在怎么样?

    S:以前是这样,但现在,入戏虽然难一点,但出戏非常快。导演喊完‘卡’,我就赶紧卸妆。以前年纪比较轻,可能不懂,会被角色影响,可现在不会了。

    B: 拍摄《最好的时光》时,你八个月都泡在角色里,现在怎么修炼到出入自由的境界?

    S: 对,那时候年轻。那是2005年,我才28岁。那个时候,要我拍三个不一样的人,天哪,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现在,你叫我拍三十个不一样的人,我都OK。以前我拍戏,穿上戏服以后,还能吧啦吧啦地跟别人吹牛,但是侯孝贤导演不允许这样。他要求你提前进入状态,如果他看到你到了现场,穿着艺伎的衣服,梳着那样的头,还口无遮拦地在那里玩,他会生气的。他要求你化完妆,穿上戏服后,你就要是那个人。

    不喜欢别人说娱乐圈很复杂

    B:年初采访侯导时,他还说,现在是你最好的时候,他一定要和你再拍一部。

    S:跟我合作过的每一个导演,都对我很好。因为每一年都会有人说,现在是我最好的时候。我很怕以后没有人这样讲了。

    B: 什么时候开始有人这样讲?

    S:蛮久之前,《见鬼2》的时候就有了。

    B:你自己觉得现在算是你最好的时候吗?

    S: 最好的时候不是一个时间段,是一个状态。比如,我今天收工之后可以拿一杯红酒在那里品尝,那就是最好的时光,对不对?那么当你这一辈子过得差不多的时候,如果回想有好多段最好的时光,那种感觉才最好。

    B: 你接了这么多戏,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是因为你太有上进心,还是你不愿放弃任何一个机会?毕竟,你现在不需要以量取胜了。

    S: 每一个拍电影的人,都对电影怀有很大的热情。既然要拍一部电影,那就百分之百地投入,不管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哪怕很累,你还是得尽力完成。这是很多人的梦想,他们很爱电影,不管我的心态如何,如果我加入了这个团队,我就要把自己表现到最好。我不会因为我不喜欢,就去敷衍。比如,我不想拍《不再让你孤单》,但刘伟强希望我拍,我接了,我还是会把它弄好,因为这是他的梦想。如果你可以帮助别人达到一个梦想,其实自己也会开心、欣慰。

    B:刘伟强说他第一次见你,你还不到20岁,和现在的状态却没太大变化。真的吗?

    S:外表变化蛮大的啦,个性我是真觉得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B:娱乐圈是个复杂的名利场,这么多年混迹其中,你怎么保持自己的个性?

    S: 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名利场。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娱乐圈很复杂,我觉得复杂的是人,不只是娱乐圈的人。我觉得每个圈子都有钩心斗角,商场、金融、行政办公室每个圈子都有这样的事情,只是它不上台面,在灯光底下而已。所以,我不喜欢听人家说,你们娱乐圈的人很复杂。这些个人的东西,是在全世界每个角落都有的。

    B: 既然每个角落都有,你怎么独善其身?

    S: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女生,都有她纯真的一面,包括男孩子。我觉得每个人都有童真,只是你有没有把它展现出来而已。我喜欢比较可爱的东西,看到那些东西就会很开心,比如我以前就很喜欢hellokitty。年轻时,我会把它表达出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这些童真的东西慢慢越收越小,就一点点了。

    年纪大了,稳重点  B:你过去说,特别害怕遇到一个人跟你说:“算了,你不要工作了。”工作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S: 如果我遇到一个合适的人,我可能会不愿意去工作,可是如果你要我不工作,那就是你有问题了。你喜欢一个人,不是说去限制她,而是让她做她喜欢的事情,而且就算结婚了,也还是要有自己的空间跟自由。做艺人真的有很大的乐趣,因为你可以周游列国,可以尝试不一样的角色,而且我还喜欢我的工作。

    B: 现在大家还说舒淇是性感女神,你还会喜欢听这样的称呼吗?

    S: 我真的无所谓,我从以前到现在,就觉得没有什么不好,都是一种称赞。

    B:你的外形保持得还算不错。年纪大了,会花更多的心思在这方面吗?

    S:我刚刚去拉了(脸)。

    B: 上次你还说你从来不去的?

    S: 哎呀!凡事没有绝对!现在流行嘛,我也要追着潮流走(笑)。其实也无所谓,只要你喜欢就可以。

    B:平日宅在家里,除了发微博,你还做什么?

    S:上网,看书。最近在看《阿甘正传》、《移动的裙摆》,以及张小娴的很多书,包括有一些功课要做,比如看《纽约爸爸台北小孩》。

    B:这些书都是侯导交给你的功课?

    S:(笑)他会看着镜头说,“唉,舒淇最近又快没有气质了”,然后赶快送两本书给我看。他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书,就想要分享给我看。所以我们除了导演和演员的关系之外,更像是密友。

    B: 你觉得自己现在成熟吗?

    S:还行,还蛮熟的,年纪大了嘛。前阵子,我碰到孙红雷,我问他:“你干嘛那么文静?”他说:“哎呀,都四十几岁的人了还是要稳重点好。”现在,年纪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