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陈道明 你可以叫我明叔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24日 09:46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时尚COSMOPOLITAN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TOP10

    在导演眼里,他是收视保证陈道明;在晚辈演员眼里,他是毋庸置疑的“陈老师”;在群众眼里,他是康熙大帝+蒋介石+黑帮教父;但在他的铁杆女性粉丝群里,他竟有几个颇为网络化和逗趣的雅号:明叔、春风、呆陈。

    不过陈道明并不喜欢给别人了解他、以及验证他的机会——他就像金庸笔下衣裾飘飘的桃花岛主黄药师,只有在江湖上有大事发生时,才会若隐若现地浮出水面那么一小会儿。

    明叔

  关于瘦,我那是天生丽质

    55 岁的他,比印象中要年轻和消瘦,一身黑礼服,四肢修长,让人感觉比实际身高要高。脚下一双低调黑色马毛中帮皮鞋,阿玛尼的,证明衣商不低。换衣时大方敞开五枚白衬衫扣子,那真是精瘦精瘦,看不到一道救生圈(在场几枚披着编辑外衣的潜伏女粉丝当即内心尖叫)。

    听说他最近已经改打高尔夫了,水平不算低,也很有热情。在得知伍兹也是豪雅代言人后,他在球友中会莫名的产生点儿优越感。问他是不是对形体塑造很重视,他先是一笑,然后陡然凝重: “给你们说四个字吧,我那是天生丽质(众人狂笑)。”然后开始自嘲说,自己天生就没肚子,没脑子的人才没肚子。自视很高的男性,都不愿承认自己会刻意做什么完善自我的努力,觉得那样不够从容,而是希望给人留下无为而治,信手拈来便是华彩的印象。

    关于守时,我属于强迫症

    除了琢磨细节,身边人还都知道他有守时的“毛病”。守时本是一个好习惯,只是现在大家太忙了,交通也差,迟到反成为常态。陈道明有过发布会准时到场等记者的经历,除非天大的意外,他都不会迟到,也最恨别人迟到,这一点他的家人体会最深。

    追问他要是家里人迟到会不会真发火,刚才还字斟句酌、一脸严肃的“陈老爷”,表情瞬间柔化,神秘一笑:“嘿嘿,也不发火,我这个人,是首先要明了原因,第二看基本态度。” 这“基本态度”听上去玄机重重,其实摆明他是一只披着灰太狼皮的喜羊羊,一旦女儿撒起娇卖起乖,他就会跟吃了大白兔奶糖一样顺势下台阶,心里很受用。

    关于表演,即使是短如杂文也要字字精彩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陈道明这些年来作为演员的表现,脑中第一个出现的词是——恒定。论模样,从一出道大家就没把他归在帅哥档里,可20 多年过去了,他还那样,肚子上没多一条赘肉。论演技,就跟唱《死了都要爱》一样,第一句就起得超过一般标准老高,后面也不觉得是高潮了,我们已经多年没谈论过他的演技,演得再好也就算正常发挥吧。他没有爆发过,但也绝没让人失望过。

    关于低调,我最喜欢看天发呆

    熟人说陈道明平时就爱干四件事:读书、上网、弹琴、打球。当然我们也不能把一个人描述得太健康,显得不可信,在网上的一份粉丝为他建立的资料库里,明叔喜欢的运动一项中,除了熟知的几项,还赫然写着:麻将。仔细想想,这五件事做起来才最是变幻莫测、奇妙无穷。凡人无非再加上饭局、K 歌、泡吧这三项,其实做多了反倒是越来越无趣的。但明叔可以一天三顿蛋炒饭都不觉得腻,他活得很规律,也很感性,“我最喜欢的事?就是搬一凳子,往那儿一坐,看天发呆。”

    明叔快问快答

    记者:据说您经常劝冯小刚(在线看影视作品)导演多打打球,他老说没时间,您就说他还没活明白呢,那您现在还有没有这种紧迫感?

    陈道明:没有,我越来越从容,我原来说了,年轻的时候我走的是正步,后来变成了齐步,到了现在进入散步阶段,越来越感觉自己没有道理不从容。小刚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勤奋得有点较劲,他工作起来是一个疯狂状态。但可能人要张弛有度才能前进。很多人永远把放松的生活状态当作一个梦在做,其实这个梦是自己可以实现的,是你想不想实现的问题。有些人说我放不下来,胡说,一定能放下来。放弃即得到,得到必放弃,常人谓“舍得”。

    记者:他是不是不能忍受那种松懈下来的失落感呢?这问题好像对所有演艺人士来说都存在。

    陈道明:我们这个职业的悲剧和喜剧能形容为冰火两重天,本来今天什么都不是,明天突然天下共晓知,这就使得你对自己的驾驭变得很难,我认为国人驾驭苦难的能力好像比驾驭荣誉和金钱的能力要强。干我们这个行业要先得有一个不可摧毁的体魄,因为工作需要体力,而更重要的是你有一个健康的精神系统,很多人经受不了荣誉诱惑,你看现在有些演员,其实人都挺好的,就是后天给他增加了太多的脂粉,化了太重的妆,穿上了太重的盔甲,他就以为自己是皇帝。一旦他的名气稍有下降,马上就特别失落。这个职业给人带来的精神摧毁是任何职业不能够比拟的。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做导演?

    陈道明:我没这能耐,真的,我不觉得做一行成功就代表了行行成功。我们很多职业悲剧就在这里,他做这件事做成了以后,就觉得我做什么都成。

    记者:您没有特别想塑造一个什么形象?

    陈道明: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去主动猎取什么,我是属于守株待兔的。就是说这个兔子在我这撞死了,是个肥兔子,算我抄上了,一只兔子都没有,那我就饿着,经常也会有这样的情况。 另外一点,我们上戏的因素不是单纯看本子好坏,上,不上,不那么简单,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因素。前些日子他们把杜甫的本子拿来了,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认识水平、制作水平,还不足以拍这些东西,最重要的是现在不是摇头晃脑的大环境,所以弄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合时宜,我觉得,这时候弄屈原还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