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品位 >

揭秘北京高端会所 精英新客厅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27日 16:46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CNTV时尚论坛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TOP10

     

   所谓的高端会所有何共同之处呢?

    隐秘,这几乎成了不同风格的每家高端会所不约而同的一个标志。从外面看上去,大多数会所的门口没有醒目标识,也没有威武的门卫,就仿佛任何人都可以推门而入,当然,如果不是圈内中人,谁也不会想到大门背后别有洞天。

    除了隐秘,与其相近却并不同的另一个形容词也是大多数高端会所所秉承的一个原则,那就是低调。做人要低调,做名人更要低调。于是,作为名人出入的高端场所,会所自然也沿袭了这种风格。无论是数亿元的装修费用,还是独一无二的装饰细节,最终都融汇成了一个尊贵典雅却并不张扬炫富的私人化个性空间。

    除此之外,最跳不过的一个形容词必然是奢华,它已经成为高端会所一个永恒的主题。从会所的选址到会员的会费,从创办到运作的每一个环节中似乎都无不表露着奢华二字。但是,对于奢华的理解,却各有各的不同。唯有奢华的外表,是对高端会所的误读,只有倡导一种先进奢华的生活之道,对生活的格调与情调孜孜以求,这才是高端会所的奢华之魂。

    看过电视剧《婚姻保卫战》的读者一定还记得里面的这一情节:身为成功“女强人”典范的杨丹带着姐们儿李梅和兰心到一家高端会所赴宴散心,并一路告知今晚是要让她俩“开开眼界、玩儿个痛快”。随后,观众就看到了会所生活的真实一面:大家聚拢在一起,结交新朋友、和老朋友叙旧、与他人交换名片,可谓商务活动、情感沟通、休闲娱乐与养生,一个也没有少。这一幕集中体现了会所的种种功能,就像一家会所的工作人员在介绍中所说:“很多人愿意加入进来,是觉得顶着我们会所会员的光环,谈生意会更加顺利一些。他们会带公司团体到会所来,也会带家庭成员到这里来。会所则会为会员举办商务论坛,也会找专业人士给会员讲珠宝、艺术品鉴赏等等。会所给会员准备的活动达上万个,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活动,而且,会员接受的服务都是定制性质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高端会所就是一个“新阶层沙龙”,在这里,情感、人脉与商务的互动都能得到很好的满足。它就像是一个财富精英的新客厅,他们在这里招待友人、联系业务、积攒人脉关系,放松自己的身心。这也正是他们倾心高端会所的原因所在:如今的会所,已经从最初为相同社会层次人士所特设的社交场所延伸为一种文化,象征着一个阶层对于生活的诗意追求与梦想。

    顶级价格带来顶级价值?

    20万元入会,10万元年费,这是美国《福布斯》杂志为中国顶级私人会所设定的平均财富门槛,然而,即使愿意付出这样高昂的价格,还要经过老会员邀请、个人财富审核、社会影响力评估等层层筛选,才能迈入“上层社会”的大门。问题是,你将从中获得怎样的价值回报?

    寻找会所:财富精英的生活半径

    高端会所自然要体现财富精英们的生活轨迹,一位经济学家由此制作了“会所指数”——用以显示某一地区的财富密集程度。云集了太多重量级人物的北京自然是首当其冲。无论规模还是数量,京城的私人会所都在内地城市中独占鳌头。

    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私人顶级会所,长安俱乐部让很多中国人认识了“会所”这一新概念,北京“四大会所”的说法也是由它开启的。这座拥有17年历史的宫廷风格会所就矗立在东长安街南侧,与北京饭店对街而立,几乎所有北京人都曾从它前面经过,但多数人只能听到传说。长安俱乐部的老资格也在会员身上有所体现,华人首富李嘉诚、已经过世的香江泰斗霍英东、联想老帅柳传志都曾是这里的常客。据说,中关村“村长”段永基从来不去星级酒店谈事,而是选择长安俱乐部,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会给他私密而亲切仿佛家人一般的照顾。

    近年来,随着长安俱乐部领衔的四大会所已沉淀为时代经典,美洲俱乐部、香港马会分会等诸多新锐也纷纷崛起,北京拥有入会门槛在10万元以上的高端会所超过20家,稳稳占据了中国财富地图的核心。身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也不甘落后,有香港马会、游艇会、中国会等十几家顶级会所,入会费从十几万到上百万元不等。上海的新大陆俱乐部、银行家俱乐部、证券总会和鸿艺会尽管发展时日尚浅,但也初具规模。“高端会所在中国主要分布在这些国际化大都市,并且往往选择最繁华的地段,”研究高端会所发展的毛一茗教授认为。占据北京内城制高点、位于京城大厦50层的京城俱乐部,一面360度的巨型观景窗能够俯瞰皇城,“对于会所会员而言,他们很享受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京城俱乐部负责人表示。

    但并非所有的精英都只能在大都市中按图索骥。名震江南的江南会幽藏于杭州西湖景区的虎跑泉边,没有门牌没有指示,由著名设计师艾未未打造的7栋由民居和祠堂改造而来的瓦房静静地依照北斗七星之序,坐拥着西湖风与水的绝佳地理位置。设计师将原建筑的外立面墙体打掉,改为落地玻璃长窗,其外部再用菠萝格整个包裹。菠萝格的格子疏密有间,让自然光充分射入室内,解决了传统民居阴暗、昏沉的问题。而光影的变幻又让建筑内从晨到昏及至夜晚,都充满不同的自然情趣。这里最让人容易想到的便是其归隐红尘的味道,西湖边的白墙墨瓦、叱咤商界的英雄豪侠,却没有一丝江湖论剑的味道,也许正如创会会员金庸大侠所言,一入江南,看破红尘。

    同样选择远离繁华的还有杨澜与中粮集团联手打造的“君顶领袖会”,这一创下中国入会费纪录的最奢华会所并没有选在北京或者上海,而是放在了号称人间仙境的山东蓬莱和有着最宜居城市之称的成都。杨澜表示,对于多数拥有私人飞机的亿万富豪们而言,距离并不是问题,会员将在这里享有静雅的交流环境。而潘石屹亲手打造的长城脚下公社,更是刻意回避了北京市区的喧嚣。

    或临于闹市、或隐居山林,顶级会所在这两个方向上都走到了极致。

    加入会所:金钱远非是万能钥匙

    要想撬动一座顶级会所的大门,需要多少成色的敲门砖?美国《福布斯》杂志做出的统计是入会费20万元、年费10万元,然而,“入门”绝非如此简单。

    以号称超豪华阵容和中国最贵会所的君顶领袖会为例。如果你想和包括查尔斯王子基金会、比尔·盖茨基金会、安德鲁王子、席琳·迪翁、沙特王子在内的500位全球精英在一个餐厅用餐,那么你首先要付出53万人民币的天价,但前提是必须有一位老会员的推荐,还要经过严格的审查。“我们有一套完善的审查体系,除了对企业及个人业绩与财富的要求,更要评判其对社会的贡献、个人修养及社会影响力等。而这个审查期为60天,如果众专业人士没有异议,才能入会,”阳光媒体集团副总裁朱芸女士表示。

    “没钱万万不能,但有钱并非标准。”邀请制度和综合审查正是诸多顶级会所赖以生存的铁律:网罗了几乎华人世界全部精英的香港马会,在吸收会员方面门槛极高,入会费18万港元其实只是小菜一碟,但申请人必须由一位原顶级会员提名,并获得另一位顶级会员附议,再列举三位准备支持其加入马会的会员,才有可能被接纳。马会的200位顶级会员,每年推荐入会的名额都十分有限。而恰恰是会籍的稀缺,使马会会员的身份更受上流社会青睐。只吸收亿万级别富豪的MINT俱乐部排名全球第四,其最出名的新闻就是拒绝了贝克汉姆的入会申请,只是因为其不符合俱乐部商业领袖的总体定位。

    上世纪90年代,长安俱乐部等“四大会所”曾把是否拥有5000万元的公司资产作为当时进入俱乐部最基本参考标准,但很快被飞速发展的创富时代所超越。“顶级俱乐部绝非仅仅是一个供权贵们一掷千金、穷奢极侈的所在,它更是至高的财富与权力的聚集地,在此交流、社交,诸多改变世界的方案和办法也可能在此诞生。”毛一茗教授表示,对于顶级会所而言,文化和传统要远远胜过金钱的魔力。

    彼尔德伯格集团是一个由欧美各国政要、企业巨头、银行家组成的精英团队,被认为是在“暗处”操纵着世界的俱乐部。

    从没有人可以通过金钱、权力或其他关系打通前往彼尔德伯格会议的道路,尽管有很多公司曾经尝试。参加者都是被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主席亲自邀请,附上会议筹划指导委员会成员、顾问小组、名誉秘书长的推荐信。会员的选择依照他们的学识、身份和经验。被核心组织邀请的这些成员是“重要而有普遍性代表的”商人、政治家和其他精英,“他们特殊的知识和经验”,以及他们在国家和国际关系中的个人关系及影响力,都是为了确保在俱乐部中进行“完美、广泛、和谐的讨论”。

    会所价值:赔本赚吆喝的聚集效应

    当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成为顶级会所的一员,你又能得到什么?当然不是账面收益。无论是对于会所的构建者和参与者而言,财富都已不再是他们追求的终极目标。

    根据权威咨询公司的调查数据,目前广州会所中约90%亏损,北京会所约60%亏损,上海的美洲俱乐部甚至由于长期亏损而最终倒闭。北京的兰会所,坐落于北京长安街双子座大厦,这里的每一样东西几乎都可以标上天价,最大一项投资便是1200万的设计费,物有所值地请来了巴黎水晶宫的缔造者、才华横溢的菲利普·斯达克。“投资会所本身绝对是个赔本的生意,但我的初衷就是创造一个能够容纳圈内朋友们聚会的场所。”兰会所的创始人汪小菲表示。

    而对于那些缴纳高额费用的参与者而言,享受顶级服务也只是开始。进入位于北京华润大厦顶层的美洲俱乐部,梦幻无比的水晶吊顶、全部进口的品质家具、设计风格迥异的包间、300多平方米的全落地窗酒廊,在有限的空间内,俱乐部让每一位走进来的客人都能“心想事成”:抽雪茄、阅读思考、艺术欣赏、下午茶、浪漫晚餐、主题会议、鸡尾酒会。

    比高级享受和一流服务更重要的是,顶级会所提供了一种参与顶级社交的机会,为你开拓出一条通往上层之路。

    作为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顶级会所,长安俱乐部的会员活动应该算是最丰富、级别也是最高的,如每周都会有的经济讲座、养生讲座、主题艺术展览、音乐欣赏、旅游等,最热闹的当属国际一线品牌的新品发布会,几十甚至上百名会员聚在一起,是俱乐部内常常上演的欢乐盛事。

    上海MINT俱乐部的服务宗旨是满足会员的一切需求,无论是你想在下飞机后与纽约市长会谈还是希望碧昂斯在你的发布会上高歌一曲,无需亲力亲为,这一切MINT都会帮你搞定。这也是圈中富豪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

    君顶领袖会的发起者杨澜表示,希望通过集合全球的力量,来为企业家创造更多的机会,在做好会员服务的同时,崇尚公益和社会责任,是“君顶领袖会”的核心宗旨和灵魂所在。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则把这种汇聚精英的价值发挥到了极致。在这里讨论过的问题包括全球化、国际金融、移民自由、国际警察力量的组建、取消关税壁垒实行产品自由流通、限制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成员国的主权等等,甚至往往被认为是西方重要国际会议召开前的预演。一位英国前政要曾这样表示:“我听说关于美军进攻伊拉克的决定,首先来自于2002年彼尔德伯格的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