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时尚台 > 美容 >

娇兰帝皇蜂姿赋妍精华露即将上市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1日 18:29 | 进入时尚论坛 | 来源:CNTV时尚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TOP10

    帝皇蜂姿赋妍精华露    30毫升  售价:1,160元

    紧致塑颜,修复皱纹   

    内在无法自我修复的肌肤将会迅速老化……

    法国娇兰研发中心的重大发现

    皱纹和皮肤松弛的元凶:肌肤组织的“微撕裂”     

    法国娇兰引领全球护肤科技,首创针对皮肤出现的分子级微创——微撕裂展开的科学研究。微撕裂造成真皮层下陷,使皮肤的局部紧实度下降,引起肌肤老化。

    肌肤日复一日遭受着内部紧张和压力,尤其是机械性损伤,因此导致了微撕裂。随着时间流逝,肌肤再也无法有效地进行自我修复。肌肤修复内在细微损伤的能力下降,于是产生了皱纹,变得松弛。

    要解决和逆转这些肌肤问题,就必须要重新激活肌肤自身修复“微撕裂”的能力。 法国娇兰

    发现关键性愈合机制的秘密就在于

    肌肤组织的自我修复重建肌肤愈合机制

    法国娇兰研发中心证实,肌肤组织重建的过程,就如同伤口愈合的机制一样,能够修复皱纹,改善松弛。

    Frédéric Bonté博士法国娇兰研发中心总监

    肌肤的微撕裂是怎样产生的? “当肌肤老化时,支撑表皮的真皮组织纤维和分子受到微创,导致结构受损变形。皮肤组织不再饱满紧致。皱纹加深。为了更形象地说明,我们可以把这些纤维比作床垫里的‘弹簧’。如果这些弹簧没了,床垫自然就完全失去了弹性。”

    肌肤修复、皱纹和紧实度这三者有什么联系? “法国娇兰研发中心对于肌肤自身的愈合和修复现象一直很感兴趣。当我们把抗老化研究项目集中到这个专题上以后,我们注意到有两种肌肤现象是同时发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当肌肤表皮层,真皮层和分子遭受微创时,会直接导致肌肤的损伤,令肌肤变得脆弱。”

    这项重大发现令法国娇兰的科学家们开始了一系列最新的研究。这项研究工作由著名的肌肤修复及细胞重建专家Alexis DESMOULI?0?6RE教授进行。 

    采访ALEXIS DESMOULI?0?6RE教授里摩日大学(UNIVERSITY OF LIMOGES)药剂学院生理学教授

    肌肤是如何进行自我修复的? “组织修复有三个步骤,这是一种精确的愈合机制。”

    第一步:紧急修复我们可以看到细胞基质发生暂时性沉积,其中的主要成分是纤维蛋白,以使肌肤创口愈合。细胞分泌出生长因子,促使纤维母细胞重建受损的组织。

    第二步:局部填充纤维母细胞移动至细胞基质产生暂时性沉积的地方,分泌出一种更为坚实的物质填充受损区域,使新的组织得以生长。这种物质称之为“萌芽”组织。

    第三步:组织重建在萌芽组织形成阶段高度活跃的纤维母细胞在这个阶段开始分泌蛋白酶,促进细胞外沉积。肌肤生成一系列机制促使愈合的组织正常工作,其柔软度和紧致度在此时可以得到充分提升。

    肌肤愈合与再生的区别在哪里? “疤痕(愈合)是一种组织重建较为粗糙的修复过程。大多数情况下,疤痕不太美观。现在我们正在进行大量的研究,希望能减少疤痕的形成,通过再生机制的作用使肌肤重建最优化。有很多产品都可以引导这种修复,令组织最大程度地正常进行工作:这就是肌肤再生而非简单的愈合。从根本上而言,肌肤再生依赖细胞基质的沉积和持续的重组,这也是纤维母细胞的主要功能。这些细胞不仅分泌细胞基质以填充伤口,同时还分泌蛋白酶,这种酶可以在组织重建阶段有效重组细胞基质,令新生的组织达到最理想的状态。”

    微撕裂和皱纹之间有什么关系? “皱纹的问题主要发生在真皮层,真皮层里包含的纤维母细胞和细胞基质为表皮层提供支撑和养分。微撕裂就发生在真皮层,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就导致了皱纹的形成。微撕裂会令表皮层逐渐退化。除此之外,真皮层的重生能力不如表皮层(表皮层含有干细胞,能持续不断地促进表皮的正常更替)。如果下面的真皮层和细胞基质工作正常,能精确修复伤口,那么表层肌肤就会显得健康美丽。”

    肌肤如何修复内部的微撕裂? “微撕裂来自于肌肤日复一日遭受的内部紧张和压力。这些压力使细胞基质的蛋白质退化,无法正常进行工作。肌肤拥有自我重生的本能。因此,它产生出纤维母细胞,并刺激它们构成细胞基质,最终填充皱纹,令肌肤获得紧致和柔软的体验。”

    Alexis Desmoulière教授专研药剂学,并撰写过科学论文,之后加入了位于日内瓦的科学实验室,开始从事组织修复的研究。后来,他分别在里昂和波尔多与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合作,协助创建了法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自2006年起,他成为里摩日大学药剂学院的生理学教授,并在那里同Descottes教授一起从事伤口愈合的研究工作。